标签归档:母亲

我要用笔为你记述

记得高中时候,我们宿舍有个哥们儿叫朱帅,一次聊到他爷爷,说他年轻时因为桃色事件从上海某机关的公务员一下子变成阶下囚,后来迁回原籍。老人家老年时写了一本自传,自是没有出版社出版,他便复印了几本,赠与子孙。朱帅开玩笑般讲完了这个事情,那时候我们一群青春期躁动的男生,自然体味不了其中的冷暖,跟着笑。

然后,我慢慢长大了。

看完了《目送》,紧接着又看了《孩子,你慢慢来》。龙应台的确很犀利,从一个手术刀般的历史评论者到一个女儿、一个母亲的转换是那么自如,那么不露痕迹。《目送》里的女儿,那么真实而又温情脉脉。

恍惚间,母亲也老了。那次打电话回去,母亲让我回去。一下子觉得她老了,一下子想起了顾贞观的那句“母老家贫子幼”。我和母亲的关系,经历了“她的绝对权威我的各种反抗”、“她的实力渐弱”“我们之间的近乎冷战”“她开始咨询我的意见”到现在的,她开始向我“示弱”。正如小时候她说的那样,我们之间的关系是“阶级斗争关系”。

昨天临下班了,看到江苏大范围强降雨我还在想要不要回去呢,可下班坐公车到了车站,看到长长的买票队伍,最后终于拿到了那张车票。

如果斗争非要分出胜负,我胜了么?

母亲开始把玩我的手机了,母亲看到我的iriver开始表现出无限的兴趣,她也习惯了跟远方的儿女视频聊天。她开始八卦我的感情,我打开人人给她看一堆女同学的照片,她眯着眼睛微微笑。

而这却毫不能减缓她衰老的速度。她开始有白发了,我说了句“老母,你有白头发了。”她“不屑地”说“老早就有了。” 她想独自提我的行李箱,可后来还是转成了“我们一起来搬吧。”

过去的一个周,一直没有睡过好觉。我知道我在为工作焦虑,毕竟远在无锡,很无力。可同时焦虑的是,即使我去了宝洁,又能怎样?

或许你的前半生我无法参与,你的后半生我奉陪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