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行

隙日随笔

周日晚和吴益彬去了个电话,本来是聊十一长假回家安排,自然而然聊了点其他。老彬讲了点他的见解,我长久以来没有的汗颜出现了。于是匆匆挂了电话,沉默了许久。

想着过去的一年,我犯的错,大体是如下两种:一是在别人面前本应该别把自己当回事儿,奈何我没把别人当回事儿;二则在自己面前应该把自己当回事儿,严以自律,奈何我在自己面前没把自己当回事儿,放任自流。

而更加恐怖的是——我以“我不喜欢这份工作、这个城市”为由头,由着自己放任不羁、终日无所得,度过了过去的一年半。而这样的无所得,又让我更加不喜欢这份工、这个城市。

恶生恶。

一下子的警醒还是有了效果,昨儿早早起床,做了早饭,上班。晚间和Carol聊天,挂了电话,却总觉得少了点什么。紧接着的短信,让我再一次汗颜。记得前段时间看了篇文章,大致的主旨是——及时行动,便是最大的尊重。一个男人,说了一些话,是需要有担当去负责这些话的。而我,却没把自己、自己说出去的话当回事儿,说了也就说了。事情躺在to do list上,遥遥无期。

过去的一年,关于“知行合一”的思考几乎没有断,但是关于“知行合一”的“行”却断断续续,想来我还是没有真正的“行”,故而也未曾从中收获到“行”的快乐。

行,是知之成。

Staypressed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