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积累

一个人就是一只队伍

刘瑜曾经写过《一个人要像一支队伍》,今天偶然看到15年杰青入选者——周国栋教授的主页,http://nlp.suda.edu.cn/~gdzhou/news-cn.html,感觉这就是一个活脱脱的范本。刘瑜写到:

怀才不遇,逆水行舟,一个人就像一支队伍,对着自己的头脑和心灵招兵买马,不气馁,有召唤,爱自由。

摘录周老师从06年到14年的年度回顾小结如下,是对上述这段话最好的注脚。

— 2006 

2006: 年度报告(一个崭新的开始!)

8月加入苏州大学,并开始建立一支队伍,比预料的要难许多,原有研究基础太差了。不过幸运的是,有几位年轻老师跟我和钱培德教授攻读博士学位,可以以此为基础建立队伍。另外,与朱巧明教授合作成功获得了 1个NSFC项目和1个863项目。 感谢NSFC和863!感谢钱培德教授和朱巧明教授的支持!

— 2007 

年度报告(我非常努力,不过没有收效,路还远着呢.)

— 2008 

年度报告(我非常努力,不过收效不大,还需时日.)

— 2009 

年度报告(我的努力开始获得回报,开始有一点成就感了!)

赵海博士3月加入本实验室,10月离开到上海交通大学工作,人才引进太难了.

洪宇博士9月加入本实验室,职位讲师.

孔芳、钱龙华和王红玲等3位年轻老师6月获得博士学位.

— 2010 

年度报告(我的努力获得了较多的回报,很有成就感!)

李寿山副教授9月份加入实验室. 

孔芳博士晋升副教授.

李军辉获得博士学位,赴爱尔兰都柏林城市大学进行博士后研究.

— 2011 

年度报告 (苏州大学自然语言处理实验室进入正常跑道!)

李中国博士9月份加入实验室. 

— 2012 

丰收年: 7个NSFC面上项目;SCI源期刊和国际顶级会议长文14篇短文5篇;顶级中文期刊3篇ACM Transactions 1篇。

— 2013 

又一个丰收年: 1个NSFC重点项目(+1个合作)、5个NSFC面上青年项目;SCI源期刊和国际顶级会议长文15篇短文3篇;顶级中文期刊2篇。

张民教授、熊德意教授、陈文亮教授、段湘钰副教授、李正华博士加入实验室,成立SMT研究组。

龚正仙获得博士学位。

— 2014 

2014.8.24: 本实验室获批1个NSFC重点项目5个NSFC面上青年项目。

2014.7.22:本实验室11篇长文被ACL/EMNLP/COLING录用。

功不唐捐

【导言】何妤是我在南大数学系读书时候的好友,现在在斯坦福统计系读PhD,照例我们都会尊称何老板。何老板前段时间写了一篇文给学弟学妹叙述自己PhD期间的感悟。虽然我一介学渣,一直在企业里游走,看到这篇文章竟心有戚戚。特别是最后两段,让最近在思考职业发展的我,更加体悟深刻。 

 

这篇文章权当对自己读博士到现在这段时间各种体会的一个总结吧。我的体会是我的 性格和经历互相作用的结果,每个人一定会有自己不同的体会,况且纸上得来终觉浅, 绝知此事要躬行,随意读读便罢。

读Ph.D. 对我来说对心智上的影响要远超过对学术上的影响。在开始读博士的时候, 我经历过很痛苦的一段过程,感觉找不到兴趣的方向也不知道自己的特长在哪里,迷茫 的情绪占据了大多数的时间。现在想来最大的敌人其实是自己,是自己对自己的不自信 和浮躁的情绪。我后来和朋友多次讨论到这个问题,关于智商,情商,坚韧,自信心等 等究竟什么对一个人的成功最重要,而每次最后弯弯绕绕都回到了一个词,兴趣。如果 一个人做科研非常努力,可是paper总是被拒怎么办?也许你说只要Ta有自信,有坚韧 不拔的个性就会爬起来,可事实上,如果Ta真正热爱学术,Ta早就从这个过程中获得了 Ta需要的那种成就感和快乐。而反之如果Ta在灌水或者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那么就算 paper产量非常高,那也只是在功利地堆砌自己的CV而已。

如果你已经做好博士毕业投身科研事业的准备,那么恭喜你,你的motivation有多强 你就会有多成功。如果你还不确定硕士/博士毕业要做什么,那么我想读书期间最重要 的事情恐怕是找到自己真正喜欢和擅长的事情,甚至这是整个人生都应该放在首位的事 情。而找寻兴趣的期间,最忌讳的就是给自己设限,说科研很难,我不适合做科研,第 二忌讳的是随大流,看别人做什么我就做什么,看什么薪水高什么做什么,第三忌讳的 是花过多的时间犹豫不绝,犹豫我到底要不要转行呢,要不要学这个呢,以后有没有用 呢。不过这有点像鸡生蛋蛋生鸡,兴趣找到了这些问题也就不存在了,而这些问题恰恰 也是找到兴趣的最大障碍。特别注意有的时候我们不是对一件事没有兴趣,而是有惰性 和畏难情绪,希望一件事又好玩又简单,但满足这个条件的充其量只是上不了台面的爱 好罢了。要发现真正的兴趣,必然要为之付出汗水承受挫折。追求女神男神况且要费劲 周折经历百转千回,更况且是找寻人生的支点。不论别人说什么,青春的痛苦迷茫总归 是要自己经历的。如果迷茫的时候,能想起师兄师姐当年也是这么过来的,心里也许会 好过一些。

尽说了些虚的,说点实用的感受吧。

读博士期间最好能培养些除了学术之外的支点,这样在学术不顺利的时候还有东西能 让你开心起来,可以是爱人,亲密的朋友或者爱好。博士生一般工资挺低的,不过如果 要在时间和钱之间选择,还是选时间更明智。好多留学生喜欢研究各种deal信用卡积分之 类,其实挺浪费时间的,有时间多去户外运动要好得多。

最浪费时间的还是担心未来和犹豫不决,每天少担心一点点,多进步一点点,相信船到桥头自然直,相信天道酬勤。

真心值得羡慕的不是CEO的头衔,银行账户里的一大串零,或是高端大气的工作环 境,真正值得羡慕的是每天都在做喜欢做的事情。很多人尤其是我们上一辈的人在温饱 还没有解决的时候根本没有做选择机会,能做一份养活生计的工作已是幸运。如果我们 能通过自己的努力,争取到做喜欢做的事情的机会,已经是体制和时代给我们的垂青, 唯有加倍努力,方可回报。

何妤 4/23/15 于Stanford

贞静自守

如果有心力的话,我可以整理出很多长篇大论,告诉自己要积极主动、要自律、要直面问题、要乐于学习主动分享、要聚焦、要脚踏实地。奈何我只是会说而已,做起来却是“行动的矮子”。

最近最大的改变来自于女友,让我重新去认识这份工。在此之前,我总觉得我可以实现工作与生活的统一,这两者有着共同的远景、行为准则。奈何徒劳无获,反而由于工作的不顺畅把生活搞得一团糟。而今,我才真正意识到自己才是本源,生活或工作只是一个部分,在为了达到理想我的过程中,它们扮演了不同的角色。工作可能只是为你提供物质支持,家庭生活可能只是为你提供精神支持,而自己的那份天地则是专属于理想我、也是所有里面最纯粹的港湾。而这些部分,不是单独的,却是有机统一的,相辅相成。某一块定位不好,或者做不好,必然会给整个系统带来灾难。

有了这样的思考,突然间豁然开朗。大千世界,有人选择了在工作中实现自我价值,有人选择了在家人中实现自我价值,有人则选择了自己的一方天地实现自我价值。没有对错之分,只是选择、定位的不同。这么来回顾自己的一年半的职业生涯,没有清晰的定位分工造成了这段时间的杂乱无章、进步迟缓以至于退步。有了定位目标之后,则需要——贞静自守。慢慢地沉下来,做点事情。周老板经常跟我和东星说,自我强大是第一要务。以为然。

ON!

生命是一种长期而持续积累的过程

台湾新竹清华大学电机系的彭明辉教授

许多同学应该都还记得联考前夕的焦虑:差一分可能要掉好几个志愿,甚至於一生的命运从此改观!到了大四,这种焦虑可能更强烈而复杂:到底要先当兵,就业,还是先考研究所?

我就经常碰到学生充满焦虑的问我这些问题。可是,这些焦虑实在是莫须有的!生命是一种长期而持续的累积过程,绝不会因为单一的事件而毁了一个人的一生,也不会因为单一的事件而救了一个人的一生。属于我们该得的,迟早会得到;属于我们不该得的,即使侥幸巧取也不可能长久保有。如果我们看清这个事实,许多所谓“人生的重大抉择”就可以淡然处之,根本无需焦虑。而所谓“人生的困境”,也往往当下就变得无足挂齿。

以联考为例:一向不被看好好的甲不小心猜对十分,而进了建国中学;一向稳上建国的乙不小心丢了二十分,而到附中。放榜日一家人志得意满,另一家人愁云惨雾,好像甲,乙两人命运从此笃定。可是,联考真的意味着什麽?建国中学最后录取的那一百人,真的有把握一定比附中前一百名前景好吗?侥幸考上的人毕竟只是侥幸考上,一时失闪的人也不会因为单一的事件而前功尽弃。一个人在联考前所累积的实力,绝不会因为放榜时的排名而有所增减。因为,生命是一种长期而持续累积的过程!所以,三年后乙顺利的考上台大,而甲却跑到成大去。这时回首高中联考放榜的时刻,甲有什么好得意?而乙又有什么好伤心?同样的,今天念清大动机的人当年联考分数都比今天念成大机械的高,可是谁有把握考研究所时一定比成大机械的人考的好?仔细比较甲与乙的际遇,再重新想想这句话:“生命是一种长期而持续的累积过程,不会因为一时的际遇而终止增或减联考排名只是个表象,有何可喜,可忧,可惧?

我常和大学部同学谈生涯规划,问他们三十岁以后希望再社会上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可是,到现在没有人真的能回答我这个问题,他们能想到的只有下一步到底是当兵还是考研究所。联考制度已经把我们对生命的延续感彻底瓦解掉,剩下的只有片段的“际遇”,更可悲的甚至只活在放榜的那个(光荣或悲哀的)时刻!

但是,容许我不厌其烦的再重复一次:生命的真相是一种长期而持续的累积过程(这是偶发的际遇无法剥夺的),而不是一时顺逆的际遇。如果我们能看清楚这个事实,生命的过程就真是“功不唐捐”,没什么好贪求,也没什么好焦虑的了!剩下来,我们所需要做的无非只是想清楚自己要从人生获得什么,然后安安稳稳,诚诚恳恳的去累积就是了。

我自己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从一进大学就决定不再念研究所,所以,大学四年的时间多半再念人文科学的东西。毕业后工作了几年,才决定要念研究所。硕士毕业后,立下决心:从此不再为文凭而念书。谁知道,世事难料,当了五年讲师后,我又被时势所迫,整装出国念博士。出国时,一位大学同学笑我:全班最晚念博士的都要回国了,你现在才要出去两年后我从剑桥回来,觉得人生际遇无常,莫此为甚:一个从大一就决定再也不钻营学位的人,竟然连硕士和博士都拿到了!属于我们该得的,哪样曾经少过?而人生中该得与不该得的究竟有多少,我们又何曾知晓?从此我对际遇一事不能不更加淡然。

当讲师期间,有些态度较极端的学生会当面表现出他们的不屑;从剑桥回来时,却被学生当作不得了的事看待。这种表面上的大起大落,其实都是好事者之言,完全看不到事实的真相。

从表面上看来,两年就拿到剑桥博士,这好像很了不起。但是,在这“两年”之前我已经花整整一年,将研究主题有关的论文全部看完,并找出研究方向;而之前更已花三年时间做控制方面的研究,并且在国际著名的学术期刊中发表论文。

而从硕士毕业到拿博士,期间七年的时间我从不停止过研究与自修。所以,这个博士其实是累积了七年的成果,(或者,只算我花在控制学门的时间,也至少有五年),根本也没什麽好惊讶的。

常人不从长期而持续的累积过程来看待生命因积蓄而有的成果,老爱在表面上以断裂而孤立的事件夸大议论,因此每每在平淡无奇的事件上强作悲喜。

可是对我来讲,每当讲师期间被学生瞧不起,以及剑桥刚回来时被同学夸大本事,都只是表象。事实是:我只在乎每天二十四小时点点滴滴的累积。拿硕士或博士只是特定时刻里这些成果累积的外在展示而已,人生命中真实的累积从不曾因这些事件而终止或加添。

常有学生满怀忧虑的问我:“老师,我很想先当完兵,工作一两年再考研究所。这样好吗?”“很好,这样子有机会先用实务来印证学理,你念研究所时会比别人了解自己要的是什么。”“可是,我怕当完兵又工作后,会失去斗志,因此考不上研究所。”“那你就先考研究所好了。”“可是,假如我先念研究所,我怕自己又会像念大学时一样茫然,因此念的不甘不愿的。”“那你还是先去工作好了!”“可是…”我完全会可以体会到他们的焦虑,可是却无法压抑住对于这种话的感慨。其实,说穿了他所需要的就是两年研究所加两年工作,以便加深知识的深广度和获取实务经验。先工作或先升学,表面上大相径庭,其实骨子里的差别根本可以忽略。

在“朝三暮四这个成语故事里,主人原本喂养猴子的橡实是“早上四颗下午三颗,後来改为“朝三暮四,猴子就不高兴而坚持改回到“朝四暮三

其实,先工作或先升学,期间差异就有如“朝三暮四与“朝四暮三,原不值得计较。但是,我们经常看不到这种生命过程中长远而持续的累积,老爱将一时际遇中的小差别夸大到攸关生死的地步。

最讽刺的是:当我们面对两个可能的方案,而焦虑的不知何所抉择时,通常表示这两个方案或者一样好,或者一样坏,因而实际上选择哪个都一样,唯一的差别只是先後之序而已。而且,愈是让我们焦虑得厉害的,其实差别越小,愈不值得焦虑。反而真正有明显的好坏差别时,我们轻易的就知道该怎麽做了。

可是我们却经常看不到长远的将来,短视的盯着两案短期内的得失:想选甲案,就舍不得乙案的好处;想选乙案,又舍不得甲案的好处。如果看得够远,人生常则八,九十,短则五,六十年,先做哪一件事又有什么关系?甚至当完兵又工作后,再花一整年准备研究所,又有什么了不起?

当然,有些人还是会忧虑说:“我当完兵又工作后,会不会因为家累或记忆力衰退而比较难考上研究所?我只能这样回答:一个人考不上研究所,只有两个可能:或者他不够聪明,或者他的确够聪明。

不够聪明而考不上,那也没什么好抱怨的。假如你够聪明,还考不上研究所,那只能说你的决心不够强。假如你是决心不够强,就表示你生命中还有其他的可能性,其重要程度并不下於硕士学位,而你舍不得丢下他。既然如此,考不上研究所也无须感到遗憾。不是吗?

人生的路这么多,为什么要老斤斤计较着一个可能性?

我高中最要好的朋友,一生背运:高中考两次,高一念两次,大学又考两次,甚至连机车驾照都考两次。毕业后,他告诉自己:我没有人脉,也没有学历,只能靠加倍的诚恳和努力。现在,他自己拥有一家公司,年收入数千万。一个人在升学过程中不顺利,而在事业上顺利,这是常见的事。有才华的人,不会因为被名校拒绝而连带失去他的才华,只不过要另外找适合他表现的场所而已。反过来,一个人在升学过程中太顺利,也难免因而放不下身段去创业,而只能乖乖领薪水过活。

福祸如何,谁能全面知晓?我们又有什么好得意?又有什么好忧虑?人生的得与失,有时候怎么也说不清楚,有时候却再简单不过了:

我们得到平日累积的成果,而失去我们不曾努力累积的!所以重要的不是和别人比成就,而是努力去做自己想做的。功不唐捐,最後该得到的不会少你一分,不该得到的也不会多你一分。

好像是前年的时候,我在往艺术中心的路上遇到一位高中同学。他再南加大当电机系的副教授,被清华电机聘回来给短期课程。从高中时代他就很用功,以第一志愿上台大电机後,四年都拿书卷奖,相信他在专业上的研究也已卓然有成。回想高中入学时,我们两个人的智力测验成绩分居全学年第一,第二名。可是从高一我就不曾放弃自己喜欢的文学,音乐,书法,艺术和哲学,而他却始终不曾分心,因此两个人在学术上的差距只会愈来愈远。反过来说,这十几二十年我在人文领域所获得的满足,恐怕已远非他所能理解的了。

我太太问过我,如果我肯全心专注於一个研究领域,是不是至少会赶上这位同学的成就?我不这样想,两个不同性情的人,注定要走两条不同的路。不该得的东西,我们注定是得不到的,随随便便拿两个人来比,只看到他所得到的,却看不到他所失去的,这有什麽意义?

从高中时代开始,我就不曾仔细计算外在的得失,只安心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我不喜欢鬼混,愿意花精神把自己分内的事做好;我不能放弃对人文精神的关怀,会持续一生去探讨。事实单单纯纯的只是:我只在乎每天二十四小时生命中真实的累积,而不在乎别人能不能看到我的成果。

有人问我,既然迟早要念博士,当年念完硕士?早出国,今天是不是可以更早升教授?我从不这样想。老是斤斤计较着几年拿博士,几年升等,这实在很无聊,完全未脱离学生时代应届考取的稚气心态!人生长的很,值得发展的东西又多,何必在乎那三,五年?

反过来说,有些学生觉得我“多才多艺,生活“多采多姿,好像很值得羡慕。可是,为了兼顾理工和人文的研究,我平时要比别人多花一倍心力,这却又是大部分学生看不到,也不想学的。

有次清华电台访问我:“老师你如何面对你人生中的困境?我当场愣在那里,怎么样都想不出我这一生什么时候有过困境!后来仔细回想,才发现:我不是没有过困境,而是被常人当作困境的境遇,我都当作一时的际遇,不曾在意过而已。

刚服完兵役时,长子已出生却还找不到工作。我曾焦虑过,却又觉得迟早会有工作,报酬也不至于低的离谱,就不曾太放在心上。念硕士期间,家计全靠太太的薪水,省吃俭用,但对我而言又算不上困境。一来,精神上我过的很充实,二来我知道这一切是为了让自己有机会转行去教书(做自己想做的事)。三十一岁才要出国,而同学正要回系上任教,我很紧张(不知道剑桥要求的有多严),却不曾丧气。因为,我知道自己过去一直很努力,也有很满意的心得和成果,只不过别人看不到而已。

我没有过困境,因为我从不在乎外在的得失,也不武断的和别人比高下,而只在乎自己内在真实的累积。我没有过困境,因为我确实了解到:生命是一种长期而持续的累积过程,绝不会因为单一的事件而有剧烈的起伏。

同时我也相信:属于我们该得的,迟早会得到;属于我们不该得的,即使一分也不可能增加。

假如你可以持有相同的信念,那么人生於你也会是宽广而长远,没有什么了不得的“困境,也没有什么好焦虑的了。

生活如是,生活如诗。

在写个人主页时,我喜欢上了WordPress,原因仅仅是它主页右下角简单的一句“Code is poetry”。翻译得极好——代码如诗。

由于人资部门的人事调动,我们三个实习生的实习协议今天才签。可能由于大一暑期社会实践,前一段时间还没觉得南京有多热,但是今天却真的撑不住了。背着大书包走在江宁两边只是小树苗的柏油路上,后背全湿了。跑进一家店,然后衣服干了。再湿再干,周而复始。头犯晕,似乎要中暑般。下午去签协议,于是就有了那个谜语——三个雀巢的实习生在一起(打一词牌名)。答案是——诉衷肠。

签完协议,还得跑店不是。实在忍不住了,三个实习生跑到一家街边小店喝着奶茶诉衷肠。有趣的是,奶茶店的招牌奶茶“港式丝袜奶茶”还是刺激了我们的职业神经。“拉茶”“撞奶”“三花淡奶”等词汇一下子跳入脑海。与我同在NP(Nestle Professional雀巢专业餐饮)的两个实习生,一个是南大中文的研究生MM——严青,Google Camp的老大;另一个是南财大三的MM——王婷。南财的MM每天六点起床,赶97W转10W到公司,然后开始一天的工作,由于南财的食堂关门,每晚基本是靠泡面度日。我和严青称王婷是我们三的精神领袖。不过,今天王婷也蔫了,此时需要忽悠。想起一句“坐而言远不如起而行”,却招来一句“等天不热了我就起而行了”。

昨天跑店跑得真想哭,今天下午跑店的时候,明明大大太阳却突然大暴雨,而且还只是江宁,市区一点雨也没有。与此同时的想法是,不喜欢有两种,一种是真的不合适,一种是你没有做好。是因为我不喜欢这份工作么?还是我做得不够好?即使做得不好,如何不失去渴望,不失去信念?我一直觉得“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对快消的渴望”,可雀巢真的刺激到我了。

带我的老李是个好人儿,每次我打电话咨询他,他都把电话掐掉,然后打给我。他告诉我两个道理,一个是“难走的路越走越好走”,一个是“心胸开阔”。对于前者,他说每一个salesman在一开始都会很痛苦,但是只有一开始劳心劳力,打好客户基础,之后一切才好办事。对于后者,他曾经在全国64个城市待过,见过吸毒抢劫的人,看过大漠落日,觉得心胸开阔是最重要的。我们在江南公社啃着馒头,聊他小时候放羊,他文艺范儿十足的女朋友。对于销售,他很享受用自己的思维压倒(确切的是——引导)别人思维的感觉。

而小Boss——凌莉,不得不说,人如其名,凌厉。每天的晨会都让人觉得悲催,惨不忍睹。凌莉相当开朗,四十多岁的人,脸上没有一点细纹。她告诉我们,快乐是自己找的,人要学会让自己快乐起来。但是又是一个事业心极强的人,为了工作,她可以守着厨师一直到晚上八九点厨师下班。她很自豪,尽管她已经不跑金陵饭店很多年,但是金陵饭店的采购每碰到公司的员工,总会问下凌姐最新的情况。

我和严青曾经聊过将来的生活,她讲,生活一定要精致。这让我想起了老母,放假回家,老妈跟我讲,无论如何,不能降低自己的眼光。然而,九点最新的一篇文章却讲,对于大部分人,退休了才算过上精致的生活。我把这个跟严青讲,在对比这几天的岁月,一脸苦笑。

余光中说,一个人没有必要成为诗人,但生活中却不能少了诗意。而这诗意,这生活的美好,需要发现的眼睛,需要自己去找。看到《SIGNS》的时候,真的害怕自己某日会成为男主角一开始的千篇一律,让人恐怖。

一大圈思考下来,觉得很开心。原来,要勇敢才能有自由。维持之前的思维,不断尝试,错误反思,慢慢提升。

生活如是,生活如诗。

Staypressed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