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知行合一

功不唐捐

【导言】何妤是我在南大数学系读书时候的好友,现在在斯坦福统计系读PhD,照例我们都会尊称何老板。何老板前段时间写了一篇文给学弟学妹叙述自己PhD期间的感悟。虽然我一介学渣,一直在企业里游走,看到这篇文章竟心有戚戚。特别是最后两段,让最近在思考职业发展的我,更加体悟深刻。 

 

这篇文章权当对自己读博士到现在这段时间各种体会的一个总结吧。我的体会是我的 性格和经历互相作用的结果,每个人一定会有自己不同的体会,况且纸上得来终觉浅, 绝知此事要躬行,随意读读便罢。

读Ph.D. 对我来说对心智上的影响要远超过对学术上的影响。在开始读博士的时候, 我经历过很痛苦的一段过程,感觉找不到兴趣的方向也不知道自己的特长在哪里,迷茫 的情绪占据了大多数的时间。现在想来最大的敌人其实是自己,是自己对自己的不自信 和浮躁的情绪。我后来和朋友多次讨论到这个问题,关于智商,情商,坚韧,自信心等 等究竟什么对一个人的成功最重要,而每次最后弯弯绕绕都回到了一个词,兴趣。如果 一个人做科研非常努力,可是paper总是被拒怎么办?也许你说只要Ta有自信,有坚韧 不拔的个性就会爬起来,可事实上,如果Ta真正热爱学术,Ta早就从这个过程中获得了 Ta需要的那种成就感和快乐。而反之如果Ta在灌水或者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那么就算 paper产量非常高,那也只是在功利地堆砌自己的CV而已。

如果你已经做好博士毕业投身科研事业的准备,那么恭喜你,你的motivation有多强 你就会有多成功。如果你还不确定硕士/博士毕业要做什么,那么我想读书期间最重要 的事情恐怕是找到自己真正喜欢和擅长的事情,甚至这是整个人生都应该放在首位的事 情。而找寻兴趣的期间,最忌讳的就是给自己设限,说科研很难,我不适合做科研,第 二忌讳的是随大流,看别人做什么我就做什么,看什么薪水高什么做什么,第三忌讳的 是花过多的时间犹豫不绝,犹豫我到底要不要转行呢,要不要学这个呢,以后有没有用 呢。不过这有点像鸡生蛋蛋生鸡,兴趣找到了这些问题也就不存在了,而这些问题恰恰 也是找到兴趣的最大障碍。特别注意有的时候我们不是对一件事没有兴趣,而是有惰性 和畏难情绪,希望一件事又好玩又简单,但满足这个条件的充其量只是上不了台面的爱 好罢了。要发现真正的兴趣,必然要为之付出汗水承受挫折。追求女神男神况且要费劲 周折经历百转千回,更况且是找寻人生的支点。不论别人说什么,青春的痛苦迷茫总归 是要自己经历的。如果迷茫的时候,能想起师兄师姐当年也是这么过来的,心里也许会 好过一些。

尽说了些虚的,说点实用的感受吧。

读博士期间最好能培养些除了学术之外的支点,这样在学术不顺利的时候还有东西能 让你开心起来,可以是爱人,亲密的朋友或者爱好。博士生一般工资挺低的,不过如果 要在时间和钱之间选择,还是选时间更明智。好多留学生喜欢研究各种deal信用卡积分之 类,其实挺浪费时间的,有时间多去户外运动要好得多。

最浪费时间的还是担心未来和犹豫不决,每天少担心一点点,多进步一点点,相信船到桥头自然直,相信天道酬勤。

真心值得羡慕的不是CEO的头衔,银行账户里的一大串零,或是高端大气的工作环 境,真正值得羡慕的是每天都在做喜欢做的事情。很多人尤其是我们上一辈的人在温饱 还没有解决的时候根本没有做选择机会,能做一份养活生计的工作已是幸运。如果我们 能通过自己的努力,争取到做喜欢做的事情的机会,已经是体制和时代给我们的垂青, 唯有加倍努力,方可回报。

何妤 4/23/15 于Stanford

读书的三个阶段

王国维曾经写过读书的三个境界,大致是说:第一阶段“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登高望远,博览群书。第二阶段“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皓首穷经,孜孜以求。第三阶段“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豁然贯通,返璞归真。

前几日去广州见JoJo,我在想和他们说点啥。但是发现自己无所得,所有的无非是自己比他们年长二三岁,可能多看了一些、多经历了一些。倒是自己看书,时间虽短,却也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囫囵吞枣。小时候嗜书如命,看到有字的纸都要拿来一看,岳飞的《满江红》就是在垫床褥的报纸上看到的。甚至把《现代汉语大词典》翻了好几遍,因此倒也看了不少杂书,涉猎了很多领域。但是读书的兴趣一是来自于人类对未知事物渴望的天性,另一个确实来自于“爱现”的劣根。那会儿因为舅舅的缘故,午餐是和老师们一起吃的,他们经常问我一些乱七八糟的问题,然后我以回答出来为乐。一时间,竟有点飘飘然了;每每看到类似于《开心辞典》的节目,就恨不能自己上去。

第二阶段——浅尝辄止。进了高中,由于语文老师的缘故,开始了不动笔墨不读书。这样读起书来自然是不一样,但是更多时候,却也是为了应付高考。书是比以前读深了,却狭隘了,也没有啥思考。尔后入了大学,才算是闻到了知识的海洋飘来的咸涩的海风。读了几本好书,自己也困惑彷徨犹疑过,自己思考得越多,对书的感悟也越深入。甚至,自己也慢慢建立起了一点体系,并且一步一步地更新。

第三阶段——行胜于言。工作了之后,书也继续读,但是毕竟不如之前。再也没有那样的闲情逸致,一个下午全部耗在《陈州笔记》这类故事书上。九型人格的研讨班让我意识到我的弱项,而工作生活中的种种不顺畅也让我觉悟——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于我,行胜于言。想得多固然无害,但是做得少、甚至不做,是对“言”的亵渎,是一种“犯罪”。

信手随笔

好像从上周末去南京,就开始一段不甚平稳的生活。

周六下午,我想着还是回南京吧。熟门熟路,熟悉得如同自己家一样。我躺在朋友家的床上,安静欣喜。这样的静谧已很久未遇,贪念这静谧,恍然间已经到了凌晨。每每此时,我总不由自主想起和南联盟备战“模拟谈判大赛”的情景,看着老大,靓靓会心一笑,走出门外,想着海棠花未眠。于是,就这么贪念到了凌晨五点多。

周董和我讲“行为合约”,我想想自己。如何才可以让自己做这份工做得像大学那会儿激情洋溢,每天可以那样无所畏惧,一路向前?不可得。

读阳明先生的书,时而想着要从一点一滴中去寻求满足感,所谓幸福,无外乎是。可阳明先生也透露出,要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每日的低效率让我不得不舍道求理,甚至退而求术。看了GTD的两本《Get Things Done》和《小强升职记》,但是发现所有的术,还是——以道御术。道这个层面解决不了的问题,术也是解决不了。或许没有读过书,反而没有这些劳什子去纠结。而更大的可能是,读的书还不够多,因而看不透。

我强烈地想成为一代大儒,说一代大儒有点求名的意思,或者说个人修为可以像一代大儒一般——从心所欲而不逾矩。我再次去回顾自己的价值观,成就一番事业是一个方面,而成人达己于我不仅仅是方向,也是终点。我想寻找工作与个人价值观的统一,此刻我突然理解了阳明所说的“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

最近不喜读书,倒是看上了电视剧《雍正王朝》。雍正登基前念了一万遍《金刚经》,到底明白的道理是——佛家所说的大慈悲心就是儒家所说的仁。或许我这辈子成不了什么大人物,只求能离大慈悲心近一点,再近一点。

大一看的一本书,貌似是罗隆基写的,对“仁”做了如下阐述——说对“仁”进行拆字,就是“二人”,儒家所说的“仁”不是佛家的个体的慈悲心,是建立在两个人基础上的慈悲心,进而才有“成人达己”的阐述。配合最近重读的《高效能人士的七个习惯》,人之一生,走了三个阶段,依赖独立互赖。而“仁”就是互赖的阶段。

而这些看似遥远的未来,索性我还能明白,“婚姻可能并不意味着幸福,期望突如其来的幸福,是错误的想法,幸福是需要等待的,是要你自己去创造的,结婚不等于幸福。幸福在于对共同的分享的新生活的锤炼,或许至少一两年后它才会出现,甚至,可能是五年,或者十年……幸福只能通过努力所得,只有那时你们才能称之为真正的夫妇。我结婚时,你的母亲并不幸福。我们间的关系不好,持续了好几年,许多次,我发现她在厨房里哭泣,但她还是忍了下来。你们必须互相信任,用心去爱对方。”

孩子,你慢慢来。

Staypressed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