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爱情

他和她

那年他和她在五七干校的初中念初三,谈恋爱被校方发现,双双被开除。

他继父找到校长求情,于是他复读初三,考上了重点高中。

她家是当地大户,之后一直在家。但总会去他的学校,给他偷偷地送上好吃的,糖,鸡蛋……

他考上了北大,他告诉她,等我念完大学,我带你一起走。

她弟弟高考名落孙山,他给她寄来资料。第二年,她弟弟考上了南京医科大学。

他毕业了,继续在南京大学读研。

她和他结为夫妇。

他去日本读博后,她随夫去了日本。

她弟弟现在在鼓楼医院做主任医师,而他,已是上海交大的一名博导,身旁站着的永远是她。

而那个校长,是我舅舅。

故事讲完了。需要补充的是,他是遗腹子,母亲有轻度精神病。他在国内安定后,每年过年回家必去拜访舅舅。讲这个故事的时候,饱经世事的舅舅脸上仍是止不住的激动。一向对我严格的他,在谈恋爱的问题上却从不过问,想来这是个原因。

理想不死,奋斗不止!

2009-12-28 12:15

昨晚思量着要写点东西反思一下最近的几个周,本来拟的开头是
“信仰照不到的地方,一片狼藉。”
正如某晚发给D的短信“背水一战的水没有了”。

昨晚和星星幽幽地在宿舍聊天,聊前途,聊积累,聊书。

上午早起,上课时周围人很惊异,的确,我是消失了很久了。
下课后,转战图书馆。早饭吃得少,饿得慌,看不下数理统计,于是翻了一本聂鲁达的文集,看到他在获得诺奖时发言稿引用兰波的一句:

只要我们怀着火热的耐心,到黎明时分,我们定能进入那壮丽的城池。

一下子振奋起来!

耐心不是死气沉沉的,耐心是火热的!只要我们怀着火热的耐心,到黎明时分,我们定能进入那壮丽的城池!看惯了汪曾祺的文字,看到聂鲁达这火热的宣言,满心沸腾。

说起聂鲁达,想起黄磊伴着《似水年华》的钢琴曲,幽幽地说:
北京的冬天,树叶会掉光
我在似水年华结尾的时候,写了一段话,我在剧中的旁白里讲到
说有个诗人叫聂鲁达,他说
当华美的叶片的落尽
生命的脉络才历历可见
这时候我们的爱情也会像北方冬天的枝干一样
清晰 敏感 坚强

聂鲁达说:爱情和义务,是我的两只翅膀。

想来,何时可以大声地讲:

爱情和理想,是我飞向太阳的两只翅膀!

Staypressed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