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心智心性

时间的价值

昨天有个人微信问我关于小红书的事情,我简单回了几句,她说——

能不能约个时间跟您咨询一下呀?半小时左右~您咨询费标准标准是多少?

这让我小小震惊了下。你的时间该如何被度量?

第一次意识到时间的价值是做第三方个人咨询,单小时从100美金开始,后来逐步增加。虽然不是很高的收入,但是觉得还是略有成就感。

后来做广告公司,也知道这个行业曾有过的高光时刻,是可以按照小时收费的。但是现在变成了“耕田”的脏活累活儿,为了PK一个订单,价格的底线被一步一步压榨。

虽然一步一步被压榨,但也并非没有退路。不断提高自己的议价能力,勤奋和洞察,总不会让自己太吃亏。

工作以外,在深夜忙完,听点喜欢的歌、看点有意思的书。一天只有留出一个小时给自己,才觉得今天活得赚到了。

最近出差飞得频繁,有一天走过了北上广杭,在颠簸的飞机上,想——如果坠机,只有一分钟的时间发微信,会发给谁?会发什么?

思考这样的问题,会深度去回顾每一天。读了傅佩荣的《哲学与人生》,会有更加清晰的答案;当然这个答案,也需要通过实践去不断强化。

为了让自己的时间值回票价,会:

  1. 多和聪明人聊天。不参与无用的聊天,学会说不,学会做坏人。

  2. 日有所进。

  3. 不争论。因为想赢vs想赢得争论,是两件事,是两类人。

  4. 利他。

  5. 多思考基本定义。

  6. 做出来,或者“我可以学”。

  7. 做事有闭环。

  8. 没有情绪,大爱不爱。

     

为了让自己的时间增值,可以做:

  1. 投资自己,让自己更有价值。

  2. 投资别人,让别人为自己创造价值。

  3. 利用工具/产品,批量复制自己的价值。

 

Enjoy!

关于读书

之前写过读书的三个境界,有一点矫情的意味。这半年读《天道》《曾国藩的正面与侧面》,却让我有了新的感悟。

《天道》是我结婚的时候,一个宝洁同事赠送的。当时和赠送人说——因为工作,很久没有闲情逸致读小说了,不知道这本书能不能改变。实际的确那本书放在书堆里,三年多也没有翻看。直到有一天,我在朋友圈看到另外一个人推荐一部电视剧《遥远的救世主》。没多久,就找出这部剧来看,很快看完。又总觉得这部剧哪里似曾相识,搜索了下,原来这部剧是《天道》改编的。

于是这本书正式被打开,书和电视剧情节几乎一致,读起来很顺。除了天台山得道高僧一段,在大陆被删掉。这恰恰是全书的精华所在。作者传闻是名门之后,故事讲得好不好不说,里面的道理值得一遍一遍玩味。于是在很短的时间内,我反复读反复看,反复思考其中揭示的道理。

上上周有个好友说,老吴,我觉得你是一个底层思考者。我把这本书、这部剧推荐给他。

类似的事情发生在《曾国藩的正面与侧面》,这本书大四那年柴静推荐过,想着要找过来读。然而一拖就是八年。终于一气呵成读完。名人传记从不同的角度开展分析,让你有了更强的“终局”观念。你会越发深刻地理解“不要急”。

想来书和人一样,相互遇见需要缘分。强扭的瓜不甜。如果早几年读这两本书,断然没有今天这样的体悟。同样的,好的书值得一遍一遍地读,比如《道德经》,感觉每年读一遍,都是不一样的收获。

最近的几个思考

创业做点生意,不知不觉,已经2年零一个月。

最近读了《毛泽东传》《万历十五年》《韭菜的自我修养》《流量池》《台北人》《天龙八部》《笑傲江湖》《神雕侠侣》《雍正皇帝》,看了田壮壮导演的《吴清源》、关于张益唐的纪录片《大海捞针》。

想了几个事儿:

 

1.流量

有时候戏言“手握流量,兴风作浪”“微信不封,早日成功”,虽是戏言,但道出了实情。参与了几个品牌/电商平台的的双十一和超品日,越发感觉大家对流量的渴求。(过去一百年,能从几个人做到全国性的影响力,除了老毛就是马云。)

流量渴求的本质是什么?

是高效供需匹配的不断探索。人与商品之间的关系,本质是供给(商品)与需求(人)的关系。为了更加高效地满足供给与需求的关系,在特定的供给方式、媒体形式下,诞生了特定的产物。

在农耕时代,供给是由人力所决定、所以供给的方式是通过师徒制传递下来,由于供给有限,所以主要依赖口碑、门店(前店后厂)来创造需求和满足需求。在工业革命时代,供给是由机器决定,两次世界大战,诞生了全球化企业,强化了供给端的竞争力,而创造需求并满足需求则是通过大媒体(品牌)和经销商、连锁零售商来实现,因为口碑无法高效地从产地传递到使用地(比如说宝洁的工厂在广州,但不影响它通过大媒体和大渠道,让在漠河的用户了解它、并购买它)。在这个阶段,品牌是最高效地提高供给与需求匹配的方式。

然后在互联网时代(特别是社交媒体时代),供给和需求的匹配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个变化是需求端开始的,一来长尾需求崛起,二来影响用户需求的从大媒体变成了f factors(family friends followers/fans)。这样的变化,倒逼了供给端做出改变,而供给与需求的匹配也发生了变化。首先数据化定向投放,使得大的品牌商和小的品牌商在效率上被拉平,之后社交媒体的出现,使得两者之间的效率差异几乎为零。这样的拉平使得——1供应链的重要性被前置;2离消费者越近越灵活,是赢得这场战争的核心因素。

于是这个世界发生了变化。如何应对这场变化?

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知道——终局在哪里?从此岸到彼岸的路径是什么?

终局在通证经济,路径是直销、会员制商业。

为什么?后面会专门写一篇。

 

2.把握

《一代宗师》里有一句——男人过了四十,要做有把握的事。这两年,对这个词感触深刻。

初期,你像是一个赤子,一无所有,然后一步一步升级打怪,逐步有了装备、换更好的装备。然后你慢慢地有了更多的话语权和主动权。好似你孤身一人,在和周遭拔河,那个红线慢慢地离你越来越近。但不能太近,因为这场比赛没有赢家,只有博弈。

同时,你不能松。因为这场拔河没有中场休息,有一个形象的比喻——说是——如同一个人从天而落,一边下落一边组装飞机,需要在坠落之前,把飞机装好并重新飞上天。

同时,你还要知道着力点在哪里、何时着力。因为一些原因,有时候会以投资人身份去看一些项目,前几年还会关心商业模式、关心财务模型,而今这些都会放在第二阶段关心,最关心的是创始人、有没有和团队一起打过仗。

曾经在朋友圈武断地说——B轮及以后给ofo小黄车投资的投资人,都不可理喻,无一例外。原因就是这个——大部分项目不是依靠一招鲜(纯互联网产品可能在初期只依赖于产品/技术),而是依靠踏踏实实的运营,而运营这个东西没法速成,只有一步一脚印。

当然运营除了经验,还要有open mind不断去修正组织架构,壮士断腕般。这一点,今日头条做的用户增长团队搭建、效率工程团队做的产品(以及投资并高度定制的石墨文档这类产品),都是我要去好好学习的榜样。

 

3.心与原则

开始重读王阳明的东西,刚开始工作那会儿,每天在徐州的出租屋里就想着如何辞职、如何搞点事情,空想无意义,于是读阳明先生的东西。《传习录》很厚,古文也很不好读,经常读了几页就开始想睡觉。所幸有《教条示龙场诸生》,很精简概要,翻出来温习就受益匪浅。

遇到了很多事,在白天会给自己贴上一层又一层封条,到了深夜再一条一条解封,努力去靠近那个真实的自己。

难难难。

《少有人走的路》说人生苦难重重、人生错综复杂;难过,难是难,可还是要过。索性自己还算是积极地悲观,期待有一日可以如苏老儿一般,积极地达观。

 

“听着瓷 咱们都得挺着 有人在看着 有人在等着

咱们都走起来 什么都会有的 真的 你们说呢?”

做真正的工作

昨晚和老毕微信说,貌似今天是我加入壹见一周年。老毕说——你影响我打游戏通关了,然后发了个99.99的红包以示鼓励,然后继续打游戏。我保持围笑,继续修改ppt。

文章标题来自金数据创始人金洲,他曾经写过一篇《做真正的工作》。我曾想改成《做真正的营销》,后来觉得营销是个狭窄的概念,还是“工作”比较好。

回首了一年的工作,我去想了几个问题:

1.什么是一个广告公司的真正价值所在?

毕竟是个企业,真正的价值是挣钱。老金在环时六周年记的时候,说要有欲望,有了充足的欲望,并用自己的能力去满足这些欲望。所以有时候遇到比较难缠的客户,老毕总会安慰说,不要和钱过不去;于是我往往就没有废话,继续干活。

既然是赚钱,取之有道。花了很多时间去研读广告行业前辈的著作,发现了两个模式的代表人物:一个是奥美的David Ogilvy,一个是《文案训练手册The Adweek Copywriting Handbook》的作者Joseph Sugarman。前者是很多广告人的梦想,每个从业者的必备膜拜大神。后者则相对名气小很多,做广告公司小有名气后,就开始做JS&A型录,曾经是美国最大的专营太空时代产品的单本直邮型录。前者类似农忙时帮别人割麦的劳力,优点是旱涝保收,总归有人会雇佣;缺点是永远为别人做嫁衣裳,无论丰收多少,属于自己的那一份不会多太多。后者则从割麦的劳力变成了地主,虽然只有一两亩薄田,但保不齐哪天大丰收呢。

一直以来,最耀眼的都是前者。后来我慢慢发现了那些躲在镜头后面的后者,很多虽然从来没有拿过“金投赏”“金鼠标”“金榜奖”……也从未上过《广告门》等行业杂志,但貌似都活得还不错。有几个做得产品已经是细分赛道的第一名。

我们虽然成立不久,做过faceu、贪吃蛇大作战、狼人杀等出彩的案子,就会开始思考要不要自己“种地”。也有“地主”和我们合作得不错,问我们要不要一起“种地”。

当一个广告公司把目的地变成了“种自己的地”的时候,服务客户的心态变得不太一样了。我们开始去思考,如果是我做这个生意,这个产品竞争力几何?产品的自分享率多少?产品的LTV是多少?如何做渠道测试?什么是真正有效的渠道?

有几个信任我的朋友找过来合作,我婉拒的原因不是预算太少,而是觉得如果这盘生意让我来做,可能会选择再打磨产品或者自己先测一测市场反馈。毕竟,你是“种地”的人,一旦失败,是没有“割麦”的佣金度过冬天;而我,也是那个想陪你一起种地、并且期望有一天和你一起种地的人。

今天在朋友圈看到貌似是王兴说的一句话,一旦有了核心,那就没有边界。以为然。

2.营销真正应该做什么?

在宝洁也曾对接过agency、后来在AdMaster也和诸多大企业的agency合作过,然后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有适应老毕的做事方式——怎么能这么土?另外,从广告公司配置来看,我们的技术团队有点过高配置。

营销真正应该做什么?是好看的、不low的么?

现阶段我们的答案是——增长。无论高端低端,只要带来增长就是好的。这个时候,土不土、技术团队多少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是否在为“增长”服务。

我们可能是广告公司里最快拿到“高新技术企业”认证的,虽然对于技术公司来说不复杂,对于广告行业,我发现还是很稀罕的,毕竟有些收入规模上十亿的公司还会特意写个公关稿说明下,而我们只是一个不到四十人的小公司。基于技术团队的数据,我们发现了一些优秀的渠道,比如说快手。我们也发现了一些别家重金投入的渠道,貌似不那么对劲,比如说某些直播。

基于渠道出创意,成为了我们的创意策略。而渠道的内容调性,则奠定了创意的调性。于是既有了快手的“老铁”“双击666”,也有了抖音的炫酷,也有了知乎体,B站鬼畜体。人民群众不觉得low,它就不low。

但增长其实不是个容易的事情,企业内部整合趋势明显,传统的市场部、销售部界限愈发模糊,互联网公司的大运营团队改名为增长团队,CMO变成CGO。这样的大环境其实对于广告行业是挑战,越来越多的优秀案例来源于客户自己,而广告公司只是个打辅助的。我们选好了赛道,还在边跑、边修建自己的马车。

3.我应该做什么?

其实我没有做好,甚至很多时候,由于顾着生意,会在团队培养上滞后。但对我的触动,是第一次和员工提被动离职。

提前准备了很多遍,然后一字一句说完,没有撕逼,安安静静走流程。晚上吃饭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其实是解脱。与其相互浪费时间,不如一拍两散。和广告一样,与其花心思去说服用户,不如想着更高效率触达有需求的用户。强扭的瓜总归不甜。

有段时间特别忙,但还是熬夜刷完了电视剧《天道》,并且看完了原著《遥远的救世主》。很敬佩主人公,想得通透。很多事情,想明白后说出来是很残忍的、几乎没有血性的(可能这也是为什么世界很多虚情假意)。

最近转了一句话,莫名微博有了两千多的转发点赞,一度老毕建议我去做个鸡汤大V。想来这就是未来要做的事情吧——

在某个年纪之前,你可以靠透支身体、小聪明和老天给的运气一直取巧的活着。到了某个年纪之后,真正能让你走的更远的都是自律、积极和勤奋。

一个人就是一只队伍

刘瑜曾经写过《一个人要像一支队伍》,今天偶然看到15年杰青入选者——周国栋教授的主页,http://nlp.suda.edu.cn/~gdzhou/news-cn.html,感觉这就是一个活脱脱的范本。刘瑜写到:

怀才不遇,逆水行舟,一个人就像一支队伍,对着自己的头脑和心灵招兵买马,不气馁,有召唤,爱自由。

摘录周老师从06年到14年的年度回顾小结如下,是对上述这段话最好的注脚。

— 2006 

2006: 年度报告(一个崭新的开始!)

8月加入苏州大学,并开始建立一支队伍,比预料的要难许多,原有研究基础太差了。不过幸运的是,有几位年轻老师跟我和钱培德教授攻读博士学位,可以以此为基础建立队伍。另外,与朱巧明教授合作成功获得了 1个NSFC项目和1个863项目。 感谢NSFC和863!感谢钱培德教授和朱巧明教授的支持!

— 2007 

年度报告(我非常努力,不过没有收效,路还远着呢.)

— 2008 

年度报告(我非常努力,不过收效不大,还需时日.)

— 2009 

年度报告(我的努力开始获得回报,开始有一点成就感了!)

赵海博士3月加入本实验室,10月离开到上海交通大学工作,人才引进太难了.

洪宇博士9月加入本实验室,职位讲师.

孔芳、钱龙华和王红玲等3位年轻老师6月获得博士学位.

— 2010 

年度报告(我的努力获得了较多的回报,很有成就感!)

李寿山副教授9月份加入实验室. 

孔芳博士晋升副教授.

李军辉获得博士学位,赴爱尔兰都柏林城市大学进行博士后研究.

— 2011 

年度报告 (苏州大学自然语言处理实验室进入正常跑道!)

李中国博士9月份加入实验室. 

— 2012 

丰收年: 7个NSFC面上项目;SCI源期刊和国际顶级会议长文14篇短文5篇;顶级中文期刊3篇ACM Transactions 1篇。

— 2013 

又一个丰收年: 1个NSFC重点项目(+1个合作)、5个NSFC面上青年项目;SCI源期刊和国际顶级会议长文15篇短文3篇;顶级中文期刊2篇。

张民教授、熊德意教授、陈文亮教授、段湘钰副教授、李正华博士加入实验室,成立SMT研究组。

龚正仙获得博士学位。

— 2014 

2014.8.24: 本实验室获批1个NSFC重点项目5个NSFC面上青年项目。

2014.7.22:本实验室11篇长文被ACL/EMNLP/COLING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