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心智心性

做真正的工作

昨晚和老毕微信说,貌似今天是我加入壹见一周年。老毕说——你影响我打游戏通关了,然后发了个99.99的红包以示鼓励,然后继续打游戏。我保持围笑,继续修改ppt。

文章标题来自金数据创始人金洲,他曾经写过一篇《做真正的工作》。我曾想改成《做真正的营销》,后来觉得营销是个狭窄的概念,还是“工作”比较好。

回首了一年的工作,我去想了几个问题:

1.什么是一个广告公司的真正价值所在?

毕竟是个企业,真正的价值是挣钱。老金在环时六周年记的时候,说要有欲望,有了充足的欲望,并用自己的能力去满足这些欲望。所以有时候遇到比较难缠的客户,老毕总会安慰说,不要和钱过不去;于是我往往就没有废话,继续干活。

既然是赚钱,取之有道。花了很多时间去研读广告行业前辈的著作,发现了两个模式的代表人物:一个是奥美的David Ogilvy,一个是《文案训练手册The Adweek Copywriting Handbook》的作者Joseph Sugarman。前者是很多广告人的梦想,每个从业者的必备膜拜大神。后者则相对名气小很多,做广告公司小有名气后,就开始做JS&A型录,曾经是美国最大的专营太空时代产品的单本直邮型录。前者类似农忙时帮别人割麦的劳力,优点是旱涝保收,总归有人会雇佣;缺点是永远为别人做嫁衣裳,无论丰收多少,属于自己的那一份不会多太多。后者则从割麦的劳力变成了地主,虽然只有一两亩薄田,但保不齐哪天大丰收呢。

一直以来,最耀眼的都是前者。后来我慢慢发现了那些躲在镜头后面的后者,很多虽然从来没有拿过“金投赏”“金鼠标”“金榜奖”……也从未上过《广告门》等行业杂志,但貌似都活得还不错。有几个做得产品已经是细分赛道的第一名。

我们虽然成立不久,做过faceu、贪吃蛇大作战、狼人杀等出彩的案子,就会开始思考要不要自己“种地”。也有“地主”和我们合作得不错,问我们要不要一起“种地”。

当一个广告公司把目的地变成了“种自己的地”的时候,服务客户的心态变得不太一样了。我们开始去思考,如果是我做这个生意,这个产品竞争力几何?产品的自分享率多少?产品的LTV是多少?如何做渠道测试?什么是真正有效的渠道?

有几个信任我的朋友找过来合作,我婉拒的原因不是预算太少,而是觉得如果这盘生意让我来做,可能会选择再打磨产品或者自己先测一测市场反馈。毕竟,你是“种地”的人,一旦失败,是没有“割麦”的佣金度过冬天;而我,也是那个想陪你一起种地、并且期望有一天和你一起种地的人。

今天在朋友圈看到貌似是王兴说的一句话,一旦有了核心,那就没有边界。以为然。

2.营销真正应该做什么?

在宝洁也曾对接过agency、后来在AdMaster也和诸多大企业的agency合作过,然后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有适应老毕的做事方式——怎么能这么土?另外,从广告公司配置来看,我们的技术团队有点过高配置。

营销真正应该做什么?是好看的、不low的么?

现阶段我们的答案是——增长。无论高端低端,只要带来增长就是好的。这个时候,土不土、技术团队多少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是否在为“增长”服务。

我们可能是广告公司里最快拿到“高新技术企业”认证的,虽然对于技术公司来说不复杂,对于广告行业,我发现还是很稀罕的,毕竟有些收入规模上十亿的公司还会特意写个公关稿说明下,而我们只是一个不到四十人的小公司。基于技术团队的数据,我们发现了一些优秀的渠道,比如说快手。我们也发现了一些别家重金投入的渠道,貌似不那么对劲,比如说某些直播。

基于渠道出创意,成为了我们的创意策略。而渠道的内容调性,则奠定了创意的调性。于是既有了快手的“老铁”“双击666”,也有了抖音的炫酷,也有了知乎体,B站鬼畜体。人民群众不觉得low,它就不low。

但增长其实不是个容易的事情,企业内部整合趋势明显,传统的市场部、销售部界限愈发模糊,互联网公司的大运营团队改名为增长团队,CMO变成CGO。这样的大环境其实对于广告行业是挑战,越来越多的优秀案例来源于客户自己,而广告公司只是个打辅助的。我们选好了赛道,还在边跑、边修建自己的马车。

3.我应该做什么?

其实我没有做好,甚至很多时候,由于顾着生意,会在团队培养上滞后。但对我的触动,是第一次和员工提被动离职。

提前准备了很多遍,然后一字一句说完,没有撕逼,安安静静走流程。晚上吃饭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其实是解脱。与其相互浪费时间,不如一拍两散。和广告一样,与其花心思去说服用户,不如想着更高效率触达有需求的用户。强扭的瓜总归不甜。

有段时间特别忙,但还是熬夜刷完了电视剧《天道》,并且看完了原著《遥远的救世主》。很敬佩主人公,想得通透。很多事情,想明白后说出来是很残忍的、几乎没有血性的(可能这也是为什么世界很多虚情假意)。

最近转了一句话,莫名微博有了两千多的转发点赞,一度老毕建议我去做个鸡汤大V。想来这就是未来要做的事情吧——

在某个年纪之前,你可以靠透支身体、小聪明和老天给的运气一直取巧的活着。到了某个年纪之后,真正能让你走的更远的都是自律、积极和勤奋。

一个人就是一只队伍

刘瑜曾经写过《一个人要像一支队伍》,今天偶然看到15年杰青入选者——周国栋教授的主页,http://nlp.suda.edu.cn/~gdzhou/news-cn.html,感觉这就是一个活脱脱的范本。刘瑜写到:

怀才不遇,逆水行舟,一个人就像一支队伍,对着自己的头脑和心灵招兵买马,不气馁,有召唤,爱自由。

摘录周老师从06年到14年的年度回顾小结如下,是对上述这段话最好的注脚。

— 2006 

2006: 年度报告(一个崭新的开始!)

8月加入苏州大学,并开始建立一支队伍,比预料的要难许多,原有研究基础太差了。不过幸运的是,有几位年轻老师跟我和钱培德教授攻读博士学位,可以以此为基础建立队伍。另外,与朱巧明教授合作成功获得了 1个NSFC项目和1个863项目。 感谢NSFC和863!感谢钱培德教授和朱巧明教授的支持!

— 2007 

年度报告(我非常努力,不过没有收效,路还远着呢.)

— 2008 

年度报告(我非常努力,不过收效不大,还需时日.)

— 2009 

年度报告(我的努力开始获得回报,开始有一点成就感了!)

赵海博士3月加入本实验室,10月离开到上海交通大学工作,人才引进太难了.

洪宇博士9月加入本实验室,职位讲师.

孔芳、钱龙华和王红玲等3位年轻老师6月获得博士学位.

— 2010 

年度报告(我的努力获得了较多的回报,很有成就感!)

李寿山副教授9月份加入实验室. 

孔芳博士晋升副教授.

李军辉获得博士学位,赴爱尔兰都柏林城市大学进行博士后研究.

— 2011 

年度报告 (苏州大学自然语言处理实验室进入正常跑道!)

李中国博士9月份加入实验室. 

— 2012 

丰收年: 7个NSFC面上项目;SCI源期刊和国际顶级会议长文14篇短文5篇;顶级中文期刊3篇ACM Transactions 1篇。

— 2013 

又一个丰收年: 1个NSFC重点项目(+1个合作)、5个NSFC面上青年项目;SCI源期刊和国际顶级会议长文15篇短文3篇;顶级中文期刊2篇。

张民教授、熊德意教授、陈文亮教授、段湘钰副教授、李正华博士加入实验室,成立SMT研究组。

龚正仙获得博士学位。

— 2014 

2014.8.24: 本实验室获批1个NSFC重点项目5个NSFC面上青年项目。

2014.7.22:本实验室11篇长文被ACL/EMNLP/COLING录用。

功不唐捐

【导言】何妤是我在南大数学系读书时候的好友,现在在斯坦福统计系读PhD,照例我们都会尊称何老板。何老板前段时间写了一篇文给学弟学妹叙述自己PhD期间的感悟。虽然我一介学渣,一直在企业里游走,看到这篇文章竟心有戚戚。特别是最后两段,让最近在思考职业发展的我,更加体悟深刻。 

 

这篇文章权当对自己读博士到现在这段时间各种体会的一个总结吧。我的体会是我的 性格和经历互相作用的结果,每个人一定会有自己不同的体会,况且纸上得来终觉浅, 绝知此事要躬行,随意读读便罢。

读Ph.D. 对我来说对心智上的影响要远超过对学术上的影响。在开始读博士的时候, 我经历过很痛苦的一段过程,感觉找不到兴趣的方向也不知道自己的特长在哪里,迷茫 的情绪占据了大多数的时间。现在想来最大的敌人其实是自己,是自己对自己的不自信 和浮躁的情绪。我后来和朋友多次讨论到这个问题,关于智商,情商,坚韧,自信心等 等究竟什么对一个人的成功最重要,而每次最后弯弯绕绕都回到了一个词,兴趣。如果 一个人做科研非常努力,可是paper总是被拒怎么办?也许你说只要Ta有自信,有坚韧 不拔的个性就会爬起来,可事实上,如果Ta真正热爱学术,Ta早就从这个过程中获得了 Ta需要的那种成就感和快乐。而反之如果Ta在灌水或者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那么就算 paper产量非常高,那也只是在功利地堆砌自己的CV而已。

如果你已经做好博士毕业投身科研事业的准备,那么恭喜你,你的motivation有多强 你就会有多成功。如果你还不确定硕士/博士毕业要做什么,那么我想读书期间最重要 的事情恐怕是找到自己真正喜欢和擅长的事情,甚至这是整个人生都应该放在首位的事 情。而找寻兴趣的期间,最忌讳的就是给自己设限,说科研很难,我不适合做科研,第 二忌讳的是随大流,看别人做什么我就做什么,看什么薪水高什么做什么,第三忌讳的 是花过多的时间犹豫不绝,犹豫我到底要不要转行呢,要不要学这个呢,以后有没有用 呢。不过这有点像鸡生蛋蛋生鸡,兴趣找到了这些问题也就不存在了,而这些问题恰恰 也是找到兴趣的最大障碍。特别注意有的时候我们不是对一件事没有兴趣,而是有惰性 和畏难情绪,希望一件事又好玩又简单,但满足这个条件的充其量只是上不了台面的爱 好罢了。要发现真正的兴趣,必然要为之付出汗水承受挫折。追求女神男神况且要费劲 周折经历百转千回,更况且是找寻人生的支点。不论别人说什么,青春的痛苦迷茫总归 是要自己经历的。如果迷茫的时候,能想起师兄师姐当年也是这么过来的,心里也许会 好过一些。

尽说了些虚的,说点实用的感受吧。

读博士期间最好能培养些除了学术之外的支点,这样在学术不顺利的时候还有东西能 让你开心起来,可以是爱人,亲密的朋友或者爱好。博士生一般工资挺低的,不过如果 要在时间和钱之间选择,还是选时间更明智。好多留学生喜欢研究各种deal信用卡积分之 类,其实挺浪费时间的,有时间多去户外运动要好得多。

最浪费时间的还是担心未来和犹豫不决,每天少担心一点点,多进步一点点,相信船到桥头自然直,相信天道酬勤。

真心值得羡慕的不是CEO的头衔,银行账户里的一大串零,或是高端大气的工作环 境,真正值得羡慕的是每天都在做喜欢做的事情。很多人尤其是我们上一辈的人在温饱 还没有解决的时候根本没有做选择机会,能做一份养活生计的工作已是幸运。如果我们 能通过自己的努力,争取到做喜欢做的事情的机会,已经是体制和时代给我们的垂青, 唯有加倍努力,方可回报。

何妤 4/23/15 于Stanford

教条示龙场诸生

每每压力大、睡眠少,就会口腔溃疡。口腔溃疡就会心情不好,心情不好就会胡思乱想。多想想也好,省的说话一无意义、二浪费时间。

入职以来读书,“术理道”中“术”读得最多,留下深刻印象的没有几本,倒是一本讲“术”的书,告诉我要“以道御术”。对于道,虽口口声声“一生俯首拜阳明”,但是在徐州的小屋里读完了《传习录》,变没了下文。阳明先生的思想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

阳明当年龙场悟道,有一篇《教条示龙场诸生》。看似简单,实践起来感觉举步维艰。 第一曰立志,大学期间我觉得我思考清楚了这个问题,当时和周董提出来要区分“目的”与“手段”。入职了之后,宝洁如同一个学校,升职如同上学升级一样。很容易地,就把宝洁规划的终点当成了自己的“志”。但是个中辛苦与疑惑,让人清楚了“宝洁的”≠“你自己的”。周末和一个好友聊天,好友发问“你是要做一个商场的人,还是做一个职场的人”,觉得这是本年度最好的一个问题。但是即便从职场回到商场,依然还是不能给自己一个“立志”的交代。阳明十一、二岁在京师念书时,他问塾师“何谓第一等事?”老师说“只有读书获取科举名第”,他当时说:“第一等事恐怕不是读书登第,应该是读书学做圣贤。”依稀记得大学入学时候,叔叔跟我讲“希望你成为一个大丈夫,积厚德,张大义 。”到底我的志在何方?社会的主流价值观如何和阳明先生的志匹配?

第二曰勤学,第三曰改过。我都做得不给力。不得解?!不得解?!

以下是原文:

诸生相从于此,甚盛。恐无能为助也,以四事相规,聊以答诸生之意:一曰立志;二曰勤学;三曰改过;四曰责善。其慎听,毋忽!

立志

志不立,天下无可成之事,虽百工技艺,未有不本于志者。今学者旷废隳惰,玩岁愒时,而百无所成,皆由于志之未立耳。故立志而圣,则圣矣;立志而贤,则贤矣。志不立,如无舵之舟,无衔之马,漂荡奔逸,终亦何所底乎?昔人有言,使为善而父母怒之,兄弟怨之,宗族乡党*恶之,如此而不为善可也;为善则父母爱之,兄弟悦之,宗族乡党敬信之,何苦而不为善为君子?使为恶而父母爱之,兄弟悦之,宗族乡党敬信之,如此而为恶可也;为恶则父母怒之,兄弟怨之,宗族乡党*恶之,何苦而必为恶为小人?诸生念此,亦可以知所立志矣。

勤学

已立志为君子,自当从事于学。凡学之不勤,必其志之尚未笃也。从吾游者,不以聪慧警捷为高,而以勤确谦抑为上。诸生试观侪辈之中,苟有虚而为盈,无而为有,讳己之不能,忌人之有善,自矜自是,大言欺人者,使其人资禀虽甚超迈,侪辈之中,有弗疾恶之者乎?有弗鄙*之者乎?彼固将以欺人,人果遂为所欺,有弗窃笑之者乎?苟有谦默自持,无能自处,笃志力行,勤学好问,称人之善,而咎己之失,从人之长,而明己之短,忠信乐易,表里一致者,使其人资禀虽甚鲁钝,侪辈之中,有弗称慕之者乎?彼固以无能自处,而不求上人,人果遂以彼为无能,有弗敬尚之者乎?诸生观此,亦可以知所从事于学矣。

改过

夫过者,自大贤所不免,然不害其卒为大贤者,为其能改也。故不贵于无过,而贵于能改过。诸生自思平日亦有缺于廉耻忠信之行者乎?亦有薄于孝友之道,陷于狡诈偷刻之习者乎?诸生殆不至于此。不幸或有之,皆其不知而误蹈,素无师友之讲习规饬也。诸生试内省,万一有近于是者,固亦不可以不痛自悔咎。然亦不当以此自歉,遂馁于改过从善之心。但能一旦脱然洗涤旧染,虽昔为寇盗,今日不害为君子矣。若曰吾昔已如此,今虽改过而从善,将人不信我,且无赎于前过,反怀羞涩凝沮,而甘心于污浊终焉,则吾亦绝望尔矣。

责善

责善,朋友之道,然须忠告而善道之。悉其忠爱,致其婉曲,使彼闻之而可从,绎之而可改,有所感而无所怒,乃为善耳。若先暴白其过恶,痛毁极底,使无所容,彼将发其愧耻愤恨之心,虽欲降以相从,而势有所不能,是激之而使为恶矣。故凡讦人之短,攻发人之阴私,以沽直者,皆不可以言责善。虽然,我以是而施于人不可也。人以是而加诸我,凡攻我之失者,皆我师也,安可以不乐受而心感之乎?某于道未有所得,其学卤莽耳。谬为诸生相从于此,每终夜以思,恶且未免,况于过乎?人谓事师无犯无隐,而遂谓师无可谏,非也。谏师之道,直不至于犯,而婉不至于隐耳。使吾而是也,因得以明其是;吾而非也,因得以去其非:盖教学相长也。诸生责善,当自吾始。

隙日随笔

周日晚和吴益彬去了个电话,本来是聊十一长假回家安排,自然而然聊了点其他。老彬讲了点他的见解,我长久以来没有的汗颜出现了。于是匆匆挂了电话,沉默了许久。

想着过去的一年,我犯的错,大体是如下两种:一是在别人面前本应该别把自己当回事儿,奈何我没把别人当回事儿;二则在自己面前应该把自己当回事儿,严以自律,奈何我在自己面前没把自己当回事儿,放任自流。

而更加恐怖的是——我以“我不喜欢这份工作、这个城市”为由头,由着自己放任不羁、终日无所得,度过了过去的一年半。而这样的无所得,又让我更加不喜欢这份工、这个城市。

恶生恶。

一下子的警醒还是有了效果,昨儿早早起床,做了早饭,上班。晚间和Carol聊天,挂了电话,却总觉得少了点什么。紧接着的短信,让我再一次汗颜。记得前段时间看了篇文章,大致的主旨是——及时行动,便是最大的尊重。一个男人,说了一些话,是需要有担当去负责这些话的。而我,却没把自己、自己说出去的话当回事儿,说了也就说了。事情躺在to do list上,遥遥无期。

过去的一年,关于“知行合一”的思考几乎没有断,但是关于“知行合一”的“行”却断断续续,想来我还是没有真正的“行”,故而也未曾从中收获到“行”的快乐。

行,是知之成。

Staypressed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