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9年04月

生日快乐

30年前的5月1日,是农历三月二十六,我来到这世界。

30年后的今天,是农历三月二十六,我看着这世界。

我的名字,是受生日所赐。吴益,谐音“五一”。于是一直把“51”作为自己的幸运数字,手机号也会选择51。看到别人手机号有51、打车遇到车牌含51,都会莫名心情好一点。

然而关于生日,并没有太多记忆。小时候,母亲会催我吃碗面,但我不爱吃面,很多时候都是喝完了面汤,面还像一团浆糊,放在碗里。

十岁生日,是一个很重要的生日。有一个像样的宴席,有礼物,礼物是一辆黄色的自行车,陪伴我从四年级到初中。不过,给我取名的那个人,却再也不在了。

孩子的生日,是母亲的受难日。回想我妈这辈子,基本牺牲给我们,没有给自己留分毫。慈父见背,我和益彬去了舅舅家生活,姐姐和她一起过。彼时服装行业还不繁荣,母亲一边种田一边做零工,维系家里的日常开支。过年是最窘迫的时候,因为新衣服和买肉,总离我们有些遥远。

后来高中,服装厂多了,母亲操起老本行,去做裁缝。然而之前重体力的零工,让她身体已经吃不消,只能做一些不复杂的工作。缺点显而易见,收入低,只能靠加班。但是家里境况,比以前好了一些。每周她会煮一次肉,用保温饭盒装好,在食堂看着我们吃完,不剩一块。自己只扒拉几口饭和咸菜,然后满意地离开。

后来到了大学,家乡就只有夏冬,再无春秋。我也离开了益彬,那个和我一天生日的兄弟。找寻自己,向外求,无所获,还碰得遍体鳞伤。

可能觉得最开心的生日是大三。收到了特别的礼物——一份电子书,有自己的照片,有文字的祝福,还有一首《After 17》。然后这份礼物,和它后面的感情,无疾而终,不见踪迹。唯一留下的是——知道了自己是金牛座,金牛座和处女座很般配,但这是星座书说的,不算数的。

工作入职时间是4月11日,在宁波培训时,过了入职以来的第一个生日。吃了蛋糕,带了纸做的皇冠,吹了蜡烛。工作了,家乡已经是远远的那一头,几个月才能回一次,尽管上海到家只有三个小时的车程。

大学的时候,我和母亲一起看电视,她指着电视里的黄山说——真好看。我和她说,等我工作了,我带你去看。她笑了笑,说——你就知道嘴说。

后来,我把这个事情说给另外一个人听。她和我一起去了黄山,后来我们在一起,结婚生子,有了吴多多。多多是5月4日生日,也是一头倔强的金牛座。

母亲的生活条件变好了一些,虽然多年的伤病也越来越重,但是她学会了微信和我说“生日快乐”,可以不用再提醒我吃面,因为我在她眼中是“娶了老婆忘了娘的人”。我也会在她生日的时候,给她发红包,她犹豫几下,再点开红包。

我没有带她去黄山,带她去了苏州、去了无锡、去了南京。她坐了火车、看了山、看了湖、住了五星级酒店。但依然没有去黄山,也没有带她去我读大学的地方看看。

就这样正式三十岁了,三十而立,我不想成为英雄,我只想找寻自己、做自己、做更好的自己。

关于小程序的一些想法

小程序出来已经有了很久,to C端创业风起云涌,不过大部分都是“交个朋友”,DAU/用户量看起来不错,变现却差强人意。

但是to B呢?

有赞是个好生意。张小龙构思小程序的初期,就是希望线上流量可以线上承载并运营。

 

运营说到底,人流和留人。

 

人流,线上流量价格越来越高,消费品空有大把线下流量(用高瓴资本张磊的话,每一个到店就是一个UV;这一点娃哈哈理解的很深刻,每一瓶水,瓶身上的二维码就是一个流量入口,提高扫码率只需要给个抽奖即可),如何把它线上化?靠H5,没有留存。靠微信公众号,功能太局限。小程序是个绝佳的留存方式。

对比消费品公司,零售商更加是大把的人流没有留存途径。其实想来,天猫就是个百货大楼,然后变着法收税。奈何线下零售没那么智能,可收税的路子不够多。

留人,总需要有个运营的阵地。传统营销理论不强调这个,不是觉得不重要,而是缺少基础设施。有了小程序,留人这件事才变得可操作。

 

对于品牌主/零售商,小程序电商的标配是什么?

第一阶段,是有个店。标准的B2C店。

第二步阶段,要有流量。小程序依托微信,社交电商三板斧——拼团(拼多多)、内容(小红书)、分销(云集)。每一个品牌主、零售商都可以基于自身特性,来操作实践。观察下来,原有的直销品牌,可以迅速切换到“分销模式”;高频品类(比如食品),可以迅速切到“拼团模式”。当然用户可以被精细化分类,这三类,总有一款适合某类用户。

第三阶段,用户运营的产品化。有了基础设施,尝试把里面的运营产品化。这里面可以做的比如说:

  1. 游戏化拉新,拼多多的养花(类似支付宝的种树、养鸡)都可以搞起来。

  2. 会员体系,基于会员体系的“推手模式”(当然还是“分销模式”,不过可以第二阶段吃相好看一点,等到第三阶段才出现)。

  3. 会员生命周期管理,这个词是一个不新鲜的词,但是在国内,真正操盘过百万千万用户生命周期管理的人,其实可能不超过两位数。这群人,会是接下来的稀缺资源。

第四阶段,行业深度定制化。to B生意,虽然不像to C一说就懂、看起来光鲜亮丽,但是是个好生意。针对“泥腿子”行业,都有大把机会。打开美团,一个子类目一个子类目研究下,总有一款适合你。

 

回到之前的思考,如果供给(品牌主、工厂)与需求(消费者)之间的匹配机制(媒体、渠道、内容)发生革命的话,那么最大的革命方向可能是D2C(direct to consumer) 或者会员制。那么小程序就是这个革命方向的基础设施。

我们已经投入了25+人的产品技术运营团队在这件事上,并且积累了几个头部客户的经验。今年计划拓展到50人规模。有兴趣在苏州、南京工作的你,不妨私信聊聊(前端、后端工程师,交互设计师,产品经理,运营……这些职位都有空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