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几个思考

创业做点生意,不知不觉,已经2年零一个月。

最近读了《毛泽东传》《万历十五年》《韭菜的自我修养》《流量池》《台北人》《天龙八部》《笑傲江湖》《神雕侠侣》《雍正皇帝》,看了田壮壮导演的《吴清源》、关于张益唐的纪录片《大海捞针》。

想了几个事儿:

 

1.流量

有时候戏言“手握流量,兴风作浪”“微信不封,早日成功”,虽是戏言,但道出了实情。参与了几个品牌/电商平台的的双十一和超品日,越发感觉大家对流量的渴求。(过去一百年,能从几个人做到全国性的影响力,除了老毛就是马云。)

流量渴求的本质是什么?

是高效供需匹配的不断探索。人与商品之间的关系,本质是供给(商品)与需求(人)的关系。为了更加高效地满足供给与需求的关系,在特定的供给方式、媒体形式下,诞生了特定的产物。

在农耕时代,供给是由人力所决定、所以供给的方式是通过师徒制传递下来,由于供给有限,所以主要依赖口碑、门店(前店后厂)来创造需求和满足需求。在工业革命时代,供给是由机器决定,两次世界大战,诞生了全球化企业,强化了供给端的竞争力,而创造需求并满足需求则是通过大媒体(品牌)和经销商、连锁零售商来实现,因为口碑无法高效地从产地传递到使用地(比如说宝洁的工厂在广州,但不影响它通过大媒体和大渠道,让在漠河的用户了解它、并购买它)。在这个阶段,品牌是最高效地提高供给与需求匹配的方式。

然后在互联网时代(特别是社交媒体时代),供给和需求的匹配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个变化是需求端开始的,一来长尾需求崛起,二来影响用户需求的从大媒体变成了f factors(family friends followers/fans)。这样的变化,倒逼了供给端做出改变,而供给与需求的匹配也发生了变化。首先数据化定向投放,使得大的品牌商和小的品牌商在效率上被拉平,之后社交媒体的出现,使得两者之间的效率差异几乎为零。这样的拉平使得——1供应链的重要性被前置;2离消费者越近越灵活,是赢得这场战争的核心因素。

于是这个世界发生了变化。如何应对这场变化?

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知道——终局在哪里?从此岸到彼岸的路径是什么?

终局在通证经济,路径是直销、会员制商业。

为什么?后面会专门写一篇。

 

2.把握

《一代宗师》里有一句——男人过了四十,要做有把握的事。这两年,对这个词感触深刻。

初期,你像是一个赤子,一无所有,然后一步一步升级打怪,逐步有了装备、换更好的装备。然后你慢慢地有了更多的话语权和主动权。好似你孤身一人,在和周遭拔河,那个红线慢慢地离你越来越近。但不能太近,因为这场比赛没有赢家,只有博弈。

同时,你不能松。因为这场拔河没有中场休息,有一个形象的比喻——说是——如同一个人从天而落,一边下落一边组装飞机,需要在坠落之前,把飞机装好并重新飞上天。

同时,你还要知道着力点在哪里、何时着力。因为一些原因,有时候会以投资人身份去看一些项目,前几年还会关心商业模式、关心财务模型,而今这些都会放在第二阶段关心,最关心的是创始人、有没有和团队一起打过仗。

曾经在朋友圈武断地说——B轮及以后给ofo小黄车投资的投资人,都不可理喻,无一例外。原因就是这个——大部分项目不是依靠一招鲜(纯互联网产品可能在初期只依赖于产品/技术),而是依靠踏踏实实的运营,而运营这个东西没法速成,只有一步一脚印。

当然运营除了经验,还要有open mind不断去修正组织架构,壮士断腕般。这一点,今日头条做的用户增长团队搭建、效率工程团队做的产品(以及投资并高度定制的石墨文档这类产品),都是我要去好好学习的榜样。

 

3.心与原则

开始重读王阳明的东西,刚开始工作那会儿,每天在徐州的出租屋里就想着如何辞职、如何搞点事情,空想无意义,于是读阳明先生的东西。《传习录》很厚,古文也很不好读,经常读了几页就开始想睡觉。所幸有《教条示龙场诸生》,很精简概要,翻出来温习就受益匪浅。

遇到了很多事,在白天会给自己贴上一层又一层封条,到了深夜再一条一条解封,努力去靠近那个真实的自己。

难难难。

《少有人走的路》说人生苦难重重、人生错综复杂;难过,难是难,可还是要过。索性自己还算是积极地悲观,期待有一日可以如苏老儿一般,积极地达观。

 

“听着瓷 咱们都得挺着 有人在看着 有人在等着

咱们都走起来 什么都会有的 真的 你们说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