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之谜》读后

两年前,我第一次读吴军的著作——浪潮之巅。读书挑剔了之后,基本上不读活着的中国人写的书。(这句话说起来很装逼,但是只是从概率上为我选书提供了便利。)我喜欢的书,读起来基本上是——酣畅淋漓,一气呵成。读完了以后,再思考了一段时间,就下定决心从宝洁离职,加入AdMaster。

节前,看到吴军出了《浪潮之巅》的后续——《硅谷之谜》,果断下手,一晚上读完。整体来说,这本书依然是上佳之作(吴军的每本书在豆瓣上评分都在9分以上,罕见之至。),美中不足就是:1感觉有点啰嗦,很多观点可能觉得特别重要,前后重复了几遍;2多次推荐自己的其他书,有广告之嫌。但瑕不掩瑜,这依旧是本巅峰之作。

在观察硅谷成功的文章,无外乎几个常见观点:1硅谷气候好;2斯坦福大学是硅谷之源;3风险投资造就了硅谷;4政府扶持;5知识产权保护。在作者看来,这些想法都是以偏概全,用控制变量法的形式,吴军很快举了例子,证明了即使拥有这些所谓的良好土壤,也不一定能孵化出第二个硅谷。当然,这也狠狠打了一记国内各种政府主导的创业基地耳光。

那么到底是什么成就了硅谷?作者从文化上解释了原因:对叛逆的宽容、多元文化环境、追求卓越拒绝平庸、对失败的宽容、工程师文化、不迷信权威、扁平式管理等。并且从这些原因,去比较国内外创业的不同。印象深刻的有几点:多元的文化环境,造就了硅谷企业一开始就是全球化视野,对比国内企业,大多想着依赖于中国的特殊土壤,然后再思考全球化。追求卓越、拒绝平庸,国内创业,大多是C2C(Copy 2 China)模式,在作者看来,属于N-1的工作,做的是一个成本更低、利润更低的复制品,而硅谷的公司,却在从事N+1的工作,想着如何更上一层楼。对叛逆、失败的宽容,这让习惯了传统中国教育的我们,重新反思。

而这些文化的背后,是产业的革命,产业革命的背后,是学术界的革命。学术界从静态的牛顿力学,进入到新的信息科学。传统企业比拼的是——工厂和机器,进而依赖于泰勒管理理论,而这个理论的背后是牛顿力学。这意味着,在公司开始时,所有的都经过严密论证,严丝合缝,没有一点差错,就会早就一个大企业。如此的核心,是流程;对应的损失,是人的价值、主观能动性的丧失。

而新的时代,核心竞争力切换到人,如何发挥人的最大价值。泰勒的理论不奏效了。而学界,在硅谷萌芽之前,诞生了系统论、控制论、信息论,这“三论”完美地诠释了硅谷的成功原因。同样,基于这三论,也解释了硅谷中不一样的企业管理制度——对失败的宽容、期权管理制度、扁平式管理、工程师文化、不迷信权威、拒绝平庸。

末了,作者对时下最流行的“大数据思维”和”互联网思维“做了剖析,指出从本质上来说,其实就是信息论的一个场景应用。

至此,硅谷真正的谜底完全揭晓。

吴军自己作为科学家,在谷歌做出了卓越成就,后来化身投资人。万卷书、万里路的沉淀,加之大开大合的笔力,使得这本书异常好看。献于诸君,也期待在看完了这本书之后,国内的互联网创业者可以少一些浮躁,少讲一些概念,少开一些无聊的会,多解决一些真实的问题,这样子在这一次互联网浪潮中,国人的声音才真正的响彻世界。

Leave a Reply

Staypressed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