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有两个咖啡馆

徐州有两个咖啡馆,一个叫沙左,一个叫三只猫。

沙左http://site.douban.com/156296/是我老板的前老板,一个非典型上海女青年发现的。店主老沙是南艺毕业,这让我一下子对它的好感胜于三只猫,尽管两家在我看来都是文艺的外表大于文艺的内在。老沙走南闯北,最后还是在老家徐州安定了下来。

老沙的咖啡做的的确很好,咖啡馆虽然外表破旧,远不如附近的星巴克,且即将拆迁。而沙左也要迁往新的地方,说不定会外表好看些,但是老沙的手艺应该不变。

老沙说自己是真心喜欢做咖啡,所以见不得别人玷污。于是沙左不允许打牌,这让我很震撼。让我一下子觉得之前我去过的一家徐州咖啡馆,不算是个咖啡馆。

老沙做咖啡馆,没怎么赚钱,但是却也开辟了一条赚钱的新路子——教别人做咖啡。一次招生少于六个,我对此很有兴趣,但是想想苦逼的工作行程,竟然有了退却的妄念。

无论如何,我总是想祝福老沙,可以走得越来越好。

另外一家叫三只猫,店里面确实有几只黑猫。三只猫就在我住的小区楼下,奈何我住在那里好几个月之后才发现它。我从骨子里是不那么喜欢三只猫的,奈何小区附近只有这么一处幽静地。偶尔又有几个鲜活的年轻女子在里面,让人觉得不那么单调。里面的咖啡不难喝,永远不知道店主在想什么,不如老沙那么有意思。我坐在比沙左舒服的沙发上,却也思考不了半毛钱跟人生有关系的事情。

咖啡馆大都会放上几本破书破杂志,我对选书选得差基本上默许的,对为了体现情调的装饰也是接纳的。但是却接受不了在这里没有说话的人。这个事情就显得略蛋疼了,于是我只好装13地看书,或者用电脑收发邮件,实在无聊就看点小片子。不过转念又想,其实没有人和自己说话,倒是好事情。白天已然为别人忙碌了那么多,晚上还要在别人面前吹嘘那点不属于自己的虚荣,这样的谈话不谈也罢。

不过我还是庆幸有这样的地方可以待,感受时光慢的美,流逝的美。像水流从手指间滑过,春花滑过,秋月滑过,夏日滑过,冬雪滑过。你若盛开,清风自来。

@沙左

Leave a Reply

Staypressed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