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手随笔

好像从上周末去南京,就开始一段不甚平稳的生活。

周六下午,我想着还是回南京吧。熟门熟路,熟悉得如同自己家一样。我躺在朋友家的床上,安静欣喜。这样的静谧已很久未遇,贪念这静谧,恍然间已经到了凌晨。每每此时,我总不由自主想起和南联盟备战“模拟谈判大赛”的情景,看着老大,靓靓会心一笑,走出门外,想着海棠花未眠。于是,就这么贪念到了凌晨五点多。

周董和我讲“行为合约”,我想想自己。如何才可以让自己做这份工做得像大学那会儿激情洋溢,每天可以那样无所畏惧,一路向前?不可得。

读阳明先生的书,时而想着要从一点一滴中去寻求满足感,所谓幸福,无外乎是。可阳明先生也透露出,要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每日的低效率让我不得不舍道求理,甚至退而求术。看了GTD的两本《Get Things Done》和《小强升职记》,但是发现所有的术,还是——以道御术。道这个层面解决不了的问题,术也是解决不了。或许没有读过书,反而没有这些劳什子去纠结。而更大的可能是,读的书还不够多,因而看不透。

我强烈地想成为一代大儒,说一代大儒有点求名的意思,或者说个人修为可以像一代大儒一般——从心所欲而不逾矩。我再次去回顾自己的价值观,成就一番事业是一个方面,而成人达己于我不仅仅是方向,也是终点。我想寻找工作与个人价值观的统一,此刻我突然理解了阳明所说的“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

最近不喜读书,倒是看上了电视剧《雍正王朝》。雍正登基前念了一万遍《金刚经》,到底明白的道理是——佛家所说的大慈悲心就是儒家所说的仁。或许我这辈子成不了什么大人物,只求能离大慈悲心近一点,再近一点。

大一看的一本书,貌似是罗隆基写的,对“仁”做了如下阐述——说对“仁”进行拆字,就是“二人”,儒家所说的“仁”不是佛家的个体的慈悲心,是建立在两个人基础上的慈悲心,进而才有“成人达己”的阐述。配合最近重读的《高效能人士的七个习惯》,人之一生,走了三个阶段,依赖独立互赖。而“仁”就是互赖的阶段。

而这些看似遥远的未来,索性我还能明白,“婚姻可能并不意味着幸福,期望突如其来的幸福,是错误的想法,幸福是需要等待的,是要你自己去创造的,结婚不等于幸福。幸福在于对共同的分享的新生活的锤炼,或许至少一两年后它才会出现,甚至,可能是五年,或者十年……幸福只能通过努力所得,只有那时你们才能称之为真正的夫妇。我结婚时,你的母亲并不幸福。我们间的关系不好,持续了好几年,许多次,我发现她在厨房里哭泣,但她还是忍了下来。你们必须互相信任,用心去爱对方。”

孩子,你慢慢来。

Leave a Reply

Staypressed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