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我不觉得悲伤的

 

话说今天是中秋,细数过去的几个中秋(我真的喜欢怀念过去)。大一的时候,参加神马同乡会,看着同乡妹纸被无良非同乡学长泡,其中一哥们儿当场喝躺了,于是我第一次背男生回宿舍(当然我不甚宽阔的肩膀最后未能发挥作用,大家伙儿一起抬的)。

 

大二的中秋已经记不得了。大三大四的中秋有没有回家我也不晓得,貌似是回去的了。我经常会跟一些相关不相关的人扯中国传统节日,一是普及中国传统文化知识,二是在一些读书有一点点少、长得有一点点好看的女孩子面前显摆,却忘记了一个人越是缺少什么越喜欢显摆什么,三就是在这些扯淡中意淫和理想mm按照传统度过中秋佳节的情景。介于大家都知道,中秋和美女(嫦娥)有关,我对这个节的意淫基本就停留在美色的层面。

 

既有美色,怎缺美食。对于月饼,广式月饼大行其道的今天,苏式月饼显得那么稀缺而珍贵,显然两者共同点——不好吃。传统的黄桥居民是吃——涨烧饼。一种大如满月、两边薄中间厚、金黄色的饼子,形似满月。一般先用来祭拜月亮童鞋,然后再切了分食,算是人间美味咯。

 

既有美女美食,来点游戏更加好咯。一般祭拜月亮哥们儿,摆一供桌在门外,放上水果(必定有柿子)、涨烧饼、菱角、莲藕等,朝着月亮叩首上香,人便回屋。接下来的好戏是孩子们的——偷秋。或结伴成群、或单枪匹马,对象便是供桌上的美食。大人则装作看不见,按风俗,被孩童偷得越多越好。

 

而这些都已经远去,我脚踩着农耕文化的尾声、唱着挽歌来到了城市。从阳台伸出头来,拼命地找月亮。

 

晚上听到这首歌,在远方的你们,珍重!

Leave a Reply

Staypressed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