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离开了南京,从此没有人和我说话II

 

本来已经犯了困意,已经胡乱睡下了。可终究还是醒了,听着这首《你离开了南京,从此没有人和我说话》。我想着这又是一个无眠之夜。每每睡不着的时候,我总会想起南联盟准备模拟谈判的时候,我们在学校附近的一个宾馆里,通宵准备第二天的谈判稿——我望着老大——昏睡在床上,冲着靓靓,她也会心一笑。轻轻打开门,望着即将破土的朝阳,想着这就是——海棠花未眠。

后来,虽然有过在酒吧、KTV通宵的经历,却都淡漠了。

宝洁内部有个笑话——说一群宝洁人在一起吃饭,不停地聊跟生意有关的事情,或者聊公司的八卦,一哥们儿忍不住了——说——从现在开始我们不许聊宝洁相关的话题,结果很笑话——足足三分钟,一桌人没有说出一句话。从侧面来看,这就是宝洁强势的公司文化,使得人才产出变成了流水线一般,所有人操着相同的AP、PSF、POSM……

而我不停地反抗,结果却是——可耻地变成了一个“宝洁人”——和宝洁的同事肯定聊宝洁,和朋友一起聊着聊着就扯上了宝洁。

昨日,在南京,忽降暴雨,于是在汉口路上的一家即将开张的服装店避雨。和老板娘聊天,她和南大毕业的男友相互依扶,一路走来,不离不弃。我心中异样的开心,原来撇开宝洁,世界还是这般美丽。奈何天公不作美,暴雨过了一阵便溜了去,换来我一声无奈的“再见”。

而后,去南大食堂吃晚餐。我娴熟的买饭票,但是拿起餐盘那一刻,觉得陌生又熟悉。心中郁结了万千愁绪,想找个人叙说,可四下无人。人来人往,与我无关。买了最普通的饭菜,吃得五味杂陈。而不经意的遇见,更让我举箸难咽。造化有的时候就是这么弄人,你想见却见不着,等到离开了却不经意的到来,似乎设计好了般。恰如我要去云南,恩师却因公出差离开了;我离开了苏州,才知道故人原来就住在隔壁小区……

曾经我相信未来桥都坚固,路都光明;而今我却什么都不知道。我幻想着可以重建长城,可是我不知道我有多少砖瓦,也不知道怎么建长城,当然我是否要建长城都成了一个问号。

和一名同事聊孤独,她说一个人在外地,只好找附近一个饰品店的大妈聊天,聊着聊着不好意思就买她们家的蝴蝶结,没去几天,就买了一盒蝴蝶结。每个月趁周末就去买鞋子,而今已经有了一个十层的鞋柜。也是,曾几何时,只好通过欲望去满足自己。四星五星的酒店已经满足不了,客单200的饭菜已经满足不了,路边的专卖店已经改成了高档百货商场……然而却越发贫瘠,贫瘠。

于是我就特别想念南京,想念一起穷酸、傻逼的岁月。和晓辉聊天,才知道原来浦口校区的喷绘(在篮球场附近的墙上)出自她的手笔。更加觉得,在南大,能遇见你们这帮哥们儿姐们儿,三生有幸,三生有幸!你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而我最多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而这一小部分注定了要慢慢更小,想起这种事情就觉得真他妈无奈,又觉得自己真他妈丢人。

是的,或许现在这个样子真他妈丢人,对不住你们这帮子。信仰、理想、操守、原则,几近无存。除了抱怨无奈,毫无生机。

愿对爱的渴望,对知识的追求和对人类苦难永恒的悲悯,主宰我的一生。

勿失勿忘,老吴。

3 Responses to “你离开了南京,从此没有人和我说话II”

  1. 无锋说道:

    当找人聊天,聊和工作八卦无关的事情也变得那么难,就说明我们真的长大,也真的悲哀了

  2. 老毕说道:

    每个月去买鞋,而今已经有了十层的鞋柜;落雨的时候在檐前躲雨,发现原来抛弃我们的世界外面也一样的明媚······昨晚在地铁遇见了一个弹吉他的流浪汉,于是一整晚我都在《张三的歌》里反反复复,我不会回曾经收留过我的城市,因为我害怕物是人非被记忆筑坟掩埋。sorry,究竟要和你说什么我也不清楚,人浑浑噩噩的往前走,在事业感情梦想的边境线里往复穿梭,或许你我是太复杂了,简单一点去让自己喜欢或者去做自己喜欢的就可以了,如果还有那个勇气和能力。

  3. 张宽说道:

    勿失勿忘…你真的是很独特的一个人啊。每次看到有人提到罗素那句话,就知道又遇到了一个亲切的人。愿一切顺遂。

Leave a Reply

Staypressed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