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言寸草心 报得三春晖

 

 昨日和某在苏州大学旁的一个小馆子吃午饭,吃着吃着,想起了上周在公司年会听到的一个小故事。

    分管东区的高级经理是一个来自四川的中年男人,在玩一个叫"I Do"的游戏时,被问到去年一年中他最开心的事情。他说道,有一日视察工作的时候,在一间小馆子里吃饭。馆子虽小,但是五个小菜做得异常美味,让他想起了小时候母亲做的饭。而他母亲去世得早,这样的美味再也不曾有。

    当时听这个故事没有感觉到什么,堂下有一个女孩子哭的稀里哗啦。过了几日,等到昨日才感慨万千。

    小时,父亲教背古诗,印象极深的有两首。一首是——夜半呼儿趁晓耕,羸牛无力渐艰行。 时人不识农家苦,将谓田中谷自生。教这首的意思大概是让我们不要忘本。另外一首,则是孟郊的《游子吟》——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报得三春晖。幼年失怙,母亲受的苦难想来让我吃得不是滋味。

    我望着桌对面的某感慨万千,久久无言。我们见到的第一面,你从长春坐火车到沈阳,再从沈阳飞机到上海,高铁到苏州;而在神州另一半的我从广州到上海,再打车从上海到苏州。地理上的千山万水,而接下来的路未可知,又会有多少跋山涉水筚路蓝缕。

    我们都喜欢徐誉滕的这首《陌城》,可谁又愿一直听这首《陌城》。想来我们已经一个月咯~

    For me,  you are life.

Leave a Reply

Staypressed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