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的少年

 

娘的,敲出这个题目。我蓦然想起,老子已经不是少年了。手贱地点了李宗盛的歌,听了这首《我终于失去了你》和《给自己的歌》。

    算是划了一个休止符。

    刚刚看了这篇《另一个象牙塔》,把宝洁的人才培养模式比作“从泥土中生长的过程”,想起了你的短信“不要置身事外,要放下自己的融入”。

   何老板约我写一篇文章,对数学系那些营营准备出国的孩子说点什么,我本来想写一篇《这是我的来路》,叙述过去的四年,但是老是写不出来,不知道拿什么串起来,也不知道用什么框架。按时间顺序,我大致是在做一件从马斯洛第四层到第五层的一个认知,再对第五层有一个更为深入的理解。从学会关注自己,到认识自己,坚持自己,相信自己,最后是爱自己,再到爱别人。整个一圈下来,我承认我还属于“迷者口说”,离“智者心行”还有很长距离。

    想来大学期间佩服的人不多,很多人都是远远地望着,从来不得见,比如说李获鼎学长。

    这篇文章我真不想它出现,但是它还是应景地出现了。我决定洗洗睡吧。

    晚安……

Staypressed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