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之四种

 

今朝和周愚、李施、姜东星四个人回了一次浦口,一晃已经两年了。周老板一如既往地犀利,不过不再是那个为不值得的女孩纸的二锅头少年咯;李施安静了很多,依旧那么有范儿;东星变得好玩了很多;我…我…还是那个小孩子么?

记不起从前杯酒,我又想起了清人顾贞观的这句,整首词写得悲情回肠。

昨天和南京的同事一起,Sean看到我说,不到半年的时光,你成熟很多。晚间住侨鸿皇冠假日的套房,终于睡了一个安静安稳的觉。我万分珍惜在宿舍的每一晚,奈何每次回去都要帮他们倒已经发霉的垃圾,各种打游戏的吵闹。早晨我会早醒,看着安静的校园,人来人往。夏天到了,学校成了肉池,各种腿如削葱根。

上面的话像是跟某一个人说,而这个人是谁,却不得而知。

午间,去浦苑吃了一顿,依旧好吃的土豆泥,椰汁凉糕已经在菜单上消失了。一边缅怀我们四个特立独行的青春岁月,一边睥睨万物。周老板说了一个分层观,觉得不错。说人分四种,一种是知道what的人,这类人就该去上《开心辞典》,属于最最下等的,所谓文盲与非文盲的界限就在于此。第二种是知道how的人,大凡在中国的教育体制下的优秀学生,大都知道how,应试教育体制下一批又一批知道how的人成了各种生产线(广义)上的制造工人。第三种是知道why的人,这种人显然稀缺,在这类人知道自己所做所为的”来龙“。说道来龙,必然会说道”去脉“。这便是第四种人,这种人知道未来在where,高瞻远瞩,指挥着一群知道why的人不断前进;进而知道why的人带领一群知道how的人去实现,去到达彼岸。

睡觉咯,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小开心。

Leave a Reply

Staypressed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