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never ends


初次听到这首《Bressanone》,初始的旋律一起,心一震。歌者Matthew Lien的嗓音传来,深情款款。歌词写得极美。

Here I stand in Bressanone 我站在布列瑟侬

with the stars up in the sky 的星空下

are they shining over brenner 远在布雷纳的你

and upon the other side 是不是也能看到它们的眼睛

you would be a sweet surrender 如果你心甘情愿放弃

I must go the other way我只有走上另一条路

and my train will carry me onward 火车将载着我继续旅行

though my heart would surely stay 但我的心却不会片刻相离

wo my heart would surely stay 哦 我的心不会片刻相离

now the clouds are flying by me 看着身边白云浮掠

and the moon is on the rise 日落月升

I have left stars behind me 我将星辰抛在身后

they were diamonds in your skies 让他们点亮你的天空

you would be a sweet surrender 如果你心甘情愿放弃

I must go the other way我只有走上另一条路

and my train will carry me onward 火车将载着我继续旅行

though my heart would surely stay 但我的心却不会片刻相离

wo my heart would surely stay 哦 我的心不会片刻相离

多数的歌词文件中会标示出这首歌的背景——1992年,加拿大有空地方政府施行了一项名为“驯鹿增量”的计划。为达到目的,却必须大量捕杀狼群。为此 30多位音乐工作者以2年多的时间,完成了《狼》这张专辑。如此一解读,旋律中略带的雄浑意味就有了解读。更重要的是,Matthew Lien本人是一名环保志士,他出生于加拿大,那里有着人与自然和谐的交响乐。他的音乐也有着浓厚的环保意味,很多的旋律都是直接采集于大自然,海啸声,风声,浪花的声音……

但是,歌词貌似说的跟狼没有一点关系啊。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发现了这首歌真实的一面。Matthew Lien本人在一封信里写下了这首曲子的创作目的。

2002年2月20日 18:10

福利斯,你好

谢谢你的评论,现在给你自己冲杯热茶,坐好,我接下来给你说个关于bressanone的故事……

几年前,我疯狂地爱上了一个年轻的女孩,还有,也爱上了南部蒂罗尔山区,它在意大利的北部,与奥地利接壤,就在勃伦尔山脉的南边(勃伦尔山脉正好把意大利和奥地利分隔开来)。南部蒂罗尔曾经跟北部蒂罗尔(现在属于奥地利)和西部蒂罗尔(现在属于瑞士)是一个整体。这个地区的人说的是德国的一种方言,但是由于蒂罗尔被分割开来,而南部蒂罗尔变成意大利的一部分,所以这里的地名一般都有意大利文和德文两种名字。

总之呢…许多年前我给绿色和平组织工作,在那时候我遇上了一个让我心动的女孩子。我们是在加州的约塞米蒂国家公园归途中相遇的。自那以后,她回到科罗拉多州的绿色和平组织,最后回到纽约州去上学,而我则回到圣迭戈的绿色和平组织,并且最后回到我在加拿大育空地区的老家。此后的几个月里我们不停地通讯。很快我们都希望能有更进一步的发展。她将要去意大利的佛罗伦萨学习艺术,我就要去德国的慕尼黑开始新的表演生活,跟一支叫“三月粉”的摇滚乐队…哈啊,没错,三月粉…那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当我俩都在欧洲的时候,我们选了一个处在佛罗伦萨和慕尼黑之间的地方约会。这就是南部蒂罗尔的一个小镇,德文里面它叫“Brixen”,意大利文就是“bressanone”。Bressanone是个非常优美的小镇。它被小乡村包围着,而山谷中回响着教堂的钟声,山羊在牧场漫步,远处是高耸的白色山头。我们在那里玩乐了几天,探索过周围的小乡村,还有彼此的心。离别的日子到了,她要回去的时候我陪着她去附近乡村的火车站,真是很令人沮丧啊,我们都要踏上各自的道路。流着泪水,我上了去火车站的公共汽车,在短短的40分钟路程里,我缓缓入睡了,在梦中,我隐隐约约地似乎听到了这样的一首歌,非常美妙的旋律和歌词。我醒来的时候,赶紧下了火车,来到最近的咖啡店,把所听到的旋律和歌词写在一张餐巾纸上,好让我能够永远地记住它。

一年以后,我才有机会把这首歌录下来。在我的心里,永远会留个地方是给她,还有那些小乡村,和这首歌。谢谢你这么认真地听我说。现在,晚安。

🙂   马修

原来如此!于是歌词一下子显得合情合理了。可是,这距我起初听这首歌已经过去了三年,三年来,我从没有怀疑这首歌的环保主义色彩。脑海里蓦然想起了《中庸》里的那段——

唯天下至诚为能尽其性。能尽其性,则能尽人之性。能尽人之性,则能尽物之性。 能尽物之性,则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则可以与天地参矣。

Love never ends.

Leave a Reply

Staypressed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