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祝福

亲爱的朋友,

我是吴益鹏。在2010年的最后一天,我坐在公司办公室里给你们写下祝福。新的一年,无论阳光,无论风雨,愿你们都能眉眼弯弯地笑:)

最近看到MSRA(微软亚洲研究院)的邹欣先生写的一句——你有真,你就会有美;你能坚持,你就会发现道。想来是对我今年的最好总结。

你有真,你就会有美。1我坚信爱是人类心智发育成熟的最高峰,爱既是美。2但是,和大多数人一样疑惑的是,我到底爱什么呢?(其实统计学也可以佐证,人类很难找到自己真正所爱的东西。)回顾我们二十年左右的岁月,觉得没有多少波澜,没有真正让自己爱的东西。3究其原因,可能是自我发现还不够,我们经历得太少,尝试得太少。4然而不是想尝试就可以迈出尝试的那一步的,未知产生恐惧。总会担心害怕,不敢迈出那一步。5于是我们需要勇气,可是勇气从何而来?答案不言自明:真实地认识我自己。拿出镜子,正视自己,我可以做什么,我不能做什么,为什么不能,我有哪些道路可以到达彼岸,如果没有道路我怎样可以去发现道路。6于是,你有了真,你就会有美。

你能坚持,你就会发现道。虽然我们真实地面对自己,但是还是很难发现自己最喜欢的东西(一个简单的概率论知识)。那么,我们难道就不去追寻所爱了么?如何去追寻所爱?由于很难找到自己最喜欢的,但是我们可以找到自己相对喜欢、不讨厌的。找到了这个之后,我们该做什么?那就是——坚持。年初,在CIMA(英国皇家管理会计师工会)举办一个活动中,几名五百强公司的高管告诉我一个等式:=热情+耐心。而这过去的一年,我用自己的脚步去检测这样一句话。我尝试着不再空口大话,而是埋下头来,认认真真地敲书(详见徐宥学长的《我的大学》),看着自己的收获与成长;在面试前,我尝试着写下近两万字的准备提纲,只为执着了三年的理想公司;尽管不愿意加入,还是去面试了雀巢,和大中华区高管一起探讨上述等式;研究九型人格,“7上5”模式中的深度体验再次印证了上述观点。在《道德经》最后,老聃写到,圣人之道,为而不争。于是,你能坚持,你就发现了道。

今年发现的道是什么呢?一是为而不争;一是”Love never ends.”今年继续撰写自己的个人主页,访问量稳步增长。同时,正式把Google Reader当做自己安身立命的工具。践行李笑来老师的《把时间当做朋友》……我想要快快长大,越过围墙,见到光。

回顾过去的十来个月,我记下这流水账。

1月,主导“职日可待”分享会,开始求职的征程;参加CIMA举办的Career Camp,巨大的收获。

2月,求职团队——“南联盟”正式成立,赌上“南联盟”的名义,开始一段成长的旅程。

3月,上海圣博华康城市规划咨询有限公司市场部实习。

4月,博世和西门子家电财务控制部实习;敲了一本Excel;同时,实现了去年许下的愿望,月满牵手。

5月,参加可口可乐-Ivey杯案例分析大赛,虽然结果不尽人意,但是收获很大。

6月,搞定了一门叫做泛函分析的考试;学会了Visio这样一款受益无穷的软件;同时,月缺别离;正式离开待了三年的P&G Club。

7月,开始雀巢南京分公司的实习。

8月,重温《道德经》;加入南大在宁工作校友会。

9月,开始中国银行无锡分行国际结算部的实习;给一本R教材写答案;买了余华、龙应台的书看;把小娟李健的专辑听了一百遍。

10月,开始了正式找工作的旅程;重组南联盟。

11月,拿到P&G的offer,来年三四月,衣锦早还乡。

12月,开始了中创市场研究机构的实习。学会了Photoshop。

而对于明年的愿望,我想的同时也是你们所知道的那样,找个女娃娃仰观吐曜,俯察含章。

临了,继续一首,送给大家。

今晚,有一些神圣的想法

落入我们平静的心灵

你的花有新的蓓蕾

我们的房间整洁干净

金丝雀可以安全地合上眼

在月光做梦的窗帘后面

我们很近,你那疲倦的手

能在黑暗中找到我的手

Alex@Nanjing

价值博客们

综合

刘未鹏李笑来徐宥左岸读书幽篁居李获鼎

办公软件&设计

孙小小ExcelPro大乘起信熊猫盒子

英语

志萍的三分田Learn and share

数学统计

统计之都谢益辉魏太云Matrix67吴新雨

Love never ends


初次听到这首《Bressanone》,初始的旋律一起,心一震。歌者Matthew Lien的嗓音传来,深情款款。歌词写得极美。

Here I stand in Bressanone 我站在布列瑟侬

with the stars up in the sky 的星空下

are they shining over brenner 远在布雷纳的你

and upon the other side 是不是也能看到它们的眼睛

you would be a sweet surrender 如果你心甘情愿放弃

I must go the other way我只有走上另一条路

and my train will carry me onward 火车将载着我继续旅行

though my heart would surely stay 但我的心却不会片刻相离

wo my heart would surely stay 哦 我的心不会片刻相离

now the clouds are flying by me 看着身边白云浮掠

and the moon is on the rise 日落月升

I have left stars behind me 我将星辰抛在身后

they were diamonds in your skies 让他们点亮你的天空

you would be a sweet surrender 如果你心甘情愿放弃

I must go the other way我只有走上另一条路

and my train will carry me onward 火车将载着我继续旅行

though my heart would surely stay 但我的心却不会片刻相离

wo my heart would surely stay 哦 我的心不会片刻相离

多数的歌词文件中会标示出这首歌的背景——1992年,加拿大有空地方政府施行了一项名为“驯鹿增量”的计划。为达到目的,却必须大量捕杀狼群。为此 30多位音乐工作者以2年多的时间,完成了《狼》这张专辑。如此一解读,旋律中略带的雄浑意味就有了解读。更重要的是,Matthew Lien本人是一名环保志士,他出生于加拿大,那里有着人与自然和谐的交响乐。他的音乐也有着浓厚的环保意味,很多的旋律都是直接采集于大自然,海啸声,风声,浪花的声音……

但是,歌词貌似说的跟狼没有一点关系啊。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发现了这首歌真实的一面。Matthew Lien本人在一封信里写下了这首曲子的创作目的。

2002年2月20日 18:10

福利斯,你好

谢谢你的评论,现在给你自己冲杯热茶,坐好,我接下来给你说个关于bressanone的故事……

几年前,我疯狂地爱上了一个年轻的女孩,还有,也爱上了南部蒂罗尔山区,它在意大利的北部,与奥地利接壤,就在勃伦尔山脉的南边(勃伦尔山脉正好把意大利和奥地利分隔开来)。南部蒂罗尔曾经跟北部蒂罗尔(现在属于奥地利)和西部蒂罗尔(现在属于瑞士)是一个整体。这个地区的人说的是德国的一种方言,但是由于蒂罗尔被分割开来,而南部蒂罗尔变成意大利的一部分,所以这里的地名一般都有意大利文和德文两种名字。

总之呢…许多年前我给绿色和平组织工作,在那时候我遇上了一个让我心动的女孩子。我们是在加州的约塞米蒂国家公园归途中相遇的。自那以后,她回到科罗拉多州的绿色和平组织,最后回到纽约州去上学,而我则回到圣迭戈的绿色和平组织,并且最后回到我在加拿大育空地区的老家。此后的几个月里我们不停地通讯。很快我们都希望能有更进一步的发展。她将要去意大利的佛罗伦萨学习艺术,我就要去德国的慕尼黑开始新的表演生活,跟一支叫“三月粉”的摇滚乐队…哈啊,没错,三月粉…那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当我俩都在欧洲的时候,我们选了一个处在佛罗伦萨和慕尼黑之间的地方约会。这就是南部蒂罗尔的一个小镇,德文里面它叫“Brixen”,意大利文就是“bressanone”。Bressanone是个非常优美的小镇。它被小乡村包围着,而山谷中回响着教堂的钟声,山羊在牧场漫步,远处是高耸的白色山头。我们在那里玩乐了几天,探索过周围的小乡村,还有彼此的心。离别的日子到了,她要回去的时候我陪着她去附近乡村的火车站,真是很令人沮丧啊,我们都要踏上各自的道路。流着泪水,我上了去火车站的公共汽车,在短短的40分钟路程里,我缓缓入睡了,在梦中,我隐隐约约地似乎听到了这样的一首歌,非常美妙的旋律和歌词。我醒来的时候,赶紧下了火车,来到最近的咖啡店,把所听到的旋律和歌词写在一张餐巾纸上,好让我能够永远地记住它。

一年以后,我才有机会把这首歌录下来。在我的心里,永远会留个地方是给她,还有那些小乡村,和这首歌。谢谢你这么认真地听我说。现在,晚安。

🙂   马修

原来如此!于是歌词一下子显得合情合理了。可是,这距我起初听这首歌已经过去了三年,三年来,我从没有怀疑这首歌的环保主义色彩。脑海里蓦然想起了《中庸》里的那段——

唯天下至诚为能尽其性。能尽其性,则能尽人之性。能尽人之性,则能尽物之性。 能尽物之性,则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则可以与天地参矣。

Love never ends.

生命是一种长期而持续积累的过程

台湾新竹清华大学电机系的彭明辉教授

许多同学应该都还记得联考前夕的焦虑:差一分可能要掉好几个志愿,甚至於一生的命运从此改观!到了大四,这种焦虑可能更强烈而复杂:到底要先当兵,就业,还是先考研究所?

我就经常碰到学生充满焦虑的问我这些问题。可是,这些焦虑实在是莫须有的!生命是一种长期而持续的累积过程,绝不会因为单一的事件而毁了一个人的一生,也不会因为单一的事件而救了一个人的一生。属于我们该得的,迟早会得到;属于我们不该得的,即使侥幸巧取也不可能长久保有。如果我们看清这个事实,许多所谓“人生的重大抉择”就可以淡然处之,根本无需焦虑。而所谓“人生的困境”,也往往当下就变得无足挂齿。

以联考为例:一向不被看好好的甲不小心猜对十分,而进了建国中学;一向稳上建国的乙不小心丢了二十分,而到附中。放榜日一家人志得意满,另一家人愁云惨雾,好像甲,乙两人命运从此笃定。可是,联考真的意味着什麽?建国中学最后录取的那一百人,真的有把握一定比附中前一百名前景好吗?侥幸考上的人毕竟只是侥幸考上,一时失闪的人也不会因为单一的事件而前功尽弃。一个人在联考前所累积的实力,绝不会因为放榜时的排名而有所增减。因为,生命是一种长期而持续累积的过程!所以,三年后乙顺利的考上台大,而甲却跑到成大去。这时回首高中联考放榜的时刻,甲有什么好得意?而乙又有什么好伤心?同样的,今天念清大动机的人当年联考分数都比今天念成大机械的高,可是谁有把握考研究所时一定比成大机械的人考的好?仔细比较甲与乙的际遇,再重新想想这句话:“生命是一种长期而持续的累积过程,不会因为一时的际遇而终止增或减联考排名只是个表象,有何可喜,可忧,可惧?

我常和大学部同学谈生涯规划,问他们三十岁以后希望再社会上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可是,到现在没有人真的能回答我这个问题,他们能想到的只有下一步到底是当兵还是考研究所。联考制度已经把我们对生命的延续感彻底瓦解掉,剩下的只有片段的“际遇”,更可悲的甚至只活在放榜的那个(光荣或悲哀的)时刻!

但是,容许我不厌其烦的再重复一次:生命的真相是一种长期而持续的累积过程(这是偶发的际遇无法剥夺的),而不是一时顺逆的际遇。如果我们能看清楚这个事实,生命的过程就真是“功不唐捐”,没什么好贪求,也没什么好焦虑的了!剩下来,我们所需要做的无非只是想清楚自己要从人生获得什么,然后安安稳稳,诚诚恳恳的去累积就是了。

我自己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从一进大学就决定不再念研究所,所以,大学四年的时间多半再念人文科学的东西。毕业后工作了几年,才决定要念研究所。硕士毕业后,立下决心:从此不再为文凭而念书。谁知道,世事难料,当了五年讲师后,我又被时势所迫,整装出国念博士。出国时,一位大学同学笑我:全班最晚念博士的都要回国了,你现在才要出去两年后我从剑桥回来,觉得人生际遇无常,莫此为甚:一个从大一就决定再也不钻营学位的人,竟然连硕士和博士都拿到了!属于我们该得的,哪样曾经少过?而人生中该得与不该得的究竟有多少,我们又何曾知晓?从此我对际遇一事不能不更加淡然。

当讲师期间,有些态度较极端的学生会当面表现出他们的不屑;从剑桥回来时,却被学生当作不得了的事看待。这种表面上的大起大落,其实都是好事者之言,完全看不到事实的真相。

从表面上看来,两年就拿到剑桥博士,这好像很了不起。但是,在这“两年”之前我已经花整整一年,将研究主题有关的论文全部看完,并找出研究方向;而之前更已花三年时间做控制方面的研究,并且在国际著名的学术期刊中发表论文。

而从硕士毕业到拿博士,期间七年的时间我从不停止过研究与自修。所以,这个博士其实是累积了七年的成果,(或者,只算我花在控制学门的时间,也至少有五年),根本也没什麽好惊讶的。

常人不从长期而持续的累积过程来看待生命因积蓄而有的成果,老爱在表面上以断裂而孤立的事件夸大议论,因此每每在平淡无奇的事件上强作悲喜。

可是对我来讲,每当讲师期间被学生瞧不起,以及剑桥刚回来时被同学夸大本事,都只是表象。事实是:我只在乎每天二十四小时点点滴滴的累积。拿硕士或博士只是特定时刻里这些成果累积的外在展示而已,人生命中真实的累积从不曾因这些事件而终止或加添。

常有学生满怀忧虑的问我:“老师,我很想先当完兵,工作一两年再考研究所。这样好吗?”“很好,这样子有机会先用实务来印证学理,你念研究所时会比别人了解自己要的是什么。”“可是,我怕当完兵又工作后,会失去斗志,因此考不上研究所。”“那你就先考研究所好了。”“可是,假如我先念研究所,我怕自己又会像念大学时一样茫然,因此念的不甘不愿的。”“那你还是先去工作好了!”“可是…”我完全会可以体会到他们的焦虑,可是却无法压抑住对于这种话的感慨。其实,说穿了他所需要的就是两年研究所加两年工作,以便加深知识的深广度和获取实务经验。先工作或先升学,表面上大相径庭,其实骨子里的差别根本可以忽略。

在“朝三暮四这个成语故事里,主人原本喂养猴子的橡实是“早上四颗下午三颗,後来改为“朝三暮四,猴子就不高兴而坚持改回到“朝四暮三

其实,先工作或先升学,期间差异就有如“朝三暮四与“朝四暮三,原不值得计较。但是,我们经常看不到这种生命过程中长远而持续的累积,老爱将一时际遇中的小差别夸大到攸关生死的地步。

最讽刺的是:当我们面对两个可能的方案,而焦虑的不知何所抉择时,通常表示这两个方案或者一样好,或者一样坏,因而实际上选择哪个都一样,唯一的差别只是先後之序而已。而且,愈是让我们焦虑得厉害的,其实差别越小,愈不值得焦虑。反而真正有明显的好坏差别时,我们轻易的就知道该怎麽做了。

可是我们却经常看不到长远的将来,短视的盯着两案短期内的得失:想选甲案,就舍不得乙案的好处;想选乙案,又舍不得甲案的好处。如果看得够远,人生常则八,九十,短则五,六十年,先做哪一件事又有什么关系?甚至当完兵又工作后,再花一整年准备研究所,又有什么了不起?

当然,有些人还是会忧虑说:“我当完兵又工作后,会不会因为家累或记忆力衰退而比较难考上研究所?我只能这样回答:一个人考不上研究所,只有两个可能:或者他不够聪明,或者他的确够聪明。

不够聪明而考不上,那也没什么好抱怨的。假如你够聪明,还考不上研究所,那只能说你的决心不够强。假如你是决心不够强,就表示你生命中还有其他的可能性,其重要程度并不下於硕士学位,而你舍不得丢下他。既然如此,考不上研究所也无须感到遗憾。不是吗?

人生的路这么多,为什么要老斤斤计较着一个可能性?

我高中最要好的朋友,一生背运:高中考两次,高一念两次,大学又考两次,甚至连机车驾照都考两次。毕业后,他告诉自己:我没有人脉,也没有学历,只能靠加倍的诚恳和努力。现在,他自己拥有一家公司,年收入数千万。一个人在升学过程中不顺利,而在事业上顺利,这是常见的事。有才华的人,不会因为被名校拒绝而连带失去他的才华,只不过要另外找适合他表现的场所而已。反过来,一个人在升学过程中太顺利,也难免因而放不下身段去创业,而只能乖乖领薪水过活。

福祸如何,谁能全面知晓?我们又有什么好得意?又有什么好忧虑?人生的得与失,有时候怎么也说不清楚,有时候却再简单不过了:

我们得到平日累积的成果,而失去我们不曾努力累积的!所以重要的不是和别人比成就,而是努力去做自己想做的。功不唐捐,最後该得到的不会少你一分,不该得到的也不会多你一分。

好像是前年的时候,我在往艺术中心的路上遇到一位高中同学。他再南加大当电机系的副教授,被清华电机聘回来给短期课程。从高中时代他就很用功,以第一志愿上台大电机後,四年都拿书卷奖,相信他在专业上的研究也已卓然有成。回想高中入学时,我们两个人的智力测验成绩分居全学年第一,第二名。可是从高一我就不曾放弃自己喜欢的文学,音乐,书法,艺术和哲学,而他却始终不曾分心,因此两个人在学术上的差距只会愈来愈远。反过来说,这十几二十年我在人文领域所获得的满足,恐怕已远非他所能理解的了。

我太太问过我,如果我肯全心专注於一个研究领域,是不是至少会赶上这位同学的成就?我不这样想,两个不同性情的人,注定要走两条不同的路。不该得的东西,我们注定是得不到的,随随便便拿两个人来比,只看到他所得到的,却看不到他所失去的,这有什麽意义?

从高中时代开始,我就不曾仔细计算外在的得失,只安心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我不喜欢鬼混,愿意花精神把自己分内的事做好;我不能放弃对人文精神的关怀,会持续一生去探讨。事实单单纯纯的只是:我只在乎每天二十四小时生命中真实的累积,而不在乎别人能不能看到我的成果。

有人问我,既然迟早要念博士,当年念完硕士?早出国,今天是不是可以更早升教授?我从不这样想。老是斤斤计较着几年拿博士,几年升等,这实在很无聊,完全未脱离学生时代应届考取的稚气心态!人生长的很,值得发展的东西又多,何必在乎那三,五年?

反过来说,有些学生觉得我“多才多艺,生活“多采多姿,好像很值得羡慕。可是,为了兼顾理工和人文的研究,我平时要比别人多花一倍心力,这却又是大部分学生看不到,也不想学的。

有次清华电台访问我:“老师你如何面对你人生中的困境?我当场愣在那里,怎么样都想不出我这一生什么时候有过困境!后来仔细回想,才发现:我不是没有过困境,而是被常人当作困境的境遇,我都当作一时的际遇,不曾在意过而已。

刚服完兵役时,长子已出生却还找不到工作。我曾焦虑过,却又觉得迟早会有工作,报酬也不至于低的离谱,就不曾太放在心上。念硕士期间,家计全靠太太的薪水,省吃俭用,但对我而言又算不上困境。一来,精神上我过的很充实,二来我知道这一切是为了让自己有机会转行去教书(做自己想做的事)。三十一岁才要出国,而同学正要回系上任教,我很紧张(不知道剑桥要求的有多严),却不曾丧气。因为,我知道自己过去一直很努力,也有很满意的心得和成果,只不过别人看不到而已。

我没有过困境,因为我从不在乎外在的得失,也不武断的和别人比高下,而只在乎自己内在真实的累积。我没有过困境,因为我确实了解到:生命是一种长期而持续的累积过程,绝不会因为单一的事件而有剧烈的起伏。

同时我也相信:属于我们该得的,迟早会得到;属于我们不该得的,即使一分也不可能增加。

假如你可以持有相同的信念,那么人生於你也会是宽广而长远,没有什么了不得的“困境,也没有什么好焦虑的了。

通过实现理想让人相信实现理想是可能的

介于我基本不看电影,最近开始觉悟,于是先把硬盘里的储备看完。《雨人》《剑雨》《大兵小将》

《雨人》

影评多会去讲兄弟之情,诚然,雨人对弟弟是有兄弟之情的。但是,弟弟对雨人呢?想来,即使二人没有血缘关系,剧情的发展也不会也太多改变。而这是什么?窃以为是爱。雨人让我坚信了之前对博爱的认知,每个人都有可取之处,每个人都有着值得称赞的一面,每个人都会改变。

Love never ends.

《剑雨》

有我喜欢的杨紫琼mm。导演在以一条水的线索,桥、碧水剑、雨……虽然有点刻意,但还是很让人喜欢。故事讲得一般好听,本来以为最后老和尚会像《天龙八部》里的扫地僧出现的,奈何没有,有点小失落。我承认我是一个略显低俗的人,毕竟前面的打斗场景拍的一般,如果扫地僧出场,估计会有宏大场面。

所有的因出在那个太监(抱歉,我真的不喜欢记主角名字),为了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其实不止,他应该非常符合弗洛伊德的动机观——大人物和性),于是引发了这场恩怨。在这么低俗而又实际的动机下,开展了一阵又一阵的打打杀杀,于是这个片子真的只能沦为武侠片。

剧中两个和尚比较有意思,我看《金刚经》晚,悟性极浅,说实话没看懂两个和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当然阿难那个故事讲得很动人,我愿化作一座石桥,经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打,只为你从这桥上走过。还需要很多体悟啊。

剧中出现了一个S(让我分清楚谁是大S谁是小S实在是个苦差事),真的很S,不知是天性使然还是演技高超,S真的很S(填空题,大家都懂得)。而杨紫琼,让人相信女人脸上的风霜,才是最美的东西。

《大兵小将》

两个不同世界的人,戏剧地走到了一起。所幸的是,这部片子,没有很烂俗的去讲“围城心态”,格调一下子高了起来。小兵的老爹留给她的地图是——太平。于是这部片子的格调一下子上升到历史观的角度,而这方面我是浅薄的。记得看钱穆的《国史大纲》,没看几页,就觉得自己历史白学了。多读点书吧~

————————————————————————————————————————————

老罗在海淀剧场的讲演真的不错,坚持自己的道路。活着就是为了改变世界,加油!

Staypressed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