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媒体——前进,进!

金融服务商和汽车制造商开始纷纷投身于社会媒体,与此同时,快速消费品公司,比如宝洁,也开始积极试水。
就Carphone Warehouse公司而言,最近它委派Cello集团的子公司——Face举办一项与社会媒体有关的活动。而Twitter已经允许它(指Carphnoe公司)加速关注各种问题和客户提的意见。
现在,Carphone Warehouse公司也致力于利用社会媒体去发掘新客户。
与此同时,英国政府也利用互动媒体去推动各项措施。本周,英国中央新闻署建立了一个鼓励公众就政府部门数字化政策讨论的博客——Digigov。通过该博客,当局可以鼓励公众反馈意见,并实现信息共享。卫生部和儿童、学校与家庭部也已经任命Profero去开展一个利用社会媒体的活动,这将成为他们处理青少年怀孕和性健康问题的一个新途径。
市场营销活动目睹了在线电视剧、社会媒体、手机、显示网路广告的发展。
在零售业,John Lewis计划九月份成立一个名叫NearLondon的互动实体商店网站,它集购物、社交和娱乐为一体。它将利用3D手段展现伦敦的所有商家。通过它,顾客可以看到任何一家店的实际情况。尽管从顾客参与度来讲,社会媒体让市场营销从业人员受益颇丰,但如何成功将顾客体验转换成顾客消费仍是一个难题。NearLondon、NearGlobal的母公司正在于New West End公司合作,打算创建West End VIP方案来吸引顾客去光顾实体店。West End VIP方案通过会员制,当活跃用户在会员商店、旅店、酒吧和餐厅消费时,可以获得一定额度的优惠。如果这个方案正式实施,对于John Lewis等市场营销人员,它既可以从顾客参与中赢利,也可以从顾客实际消费中获利。
(译者注:Carphone Warehouse集团公司成立于1989年,已经发展成为比利时、法国、爱尔兰、荷兰、西班牙、瑞典和英国等欧洲国家处于领先地位的移动电话零售商。它拥有的880多家零售商店遍布14个欧洲国家。)

金融服务商和汽车制造商开始纷纷投身于社会媒体,与此同时,快速消费品公司,比如宝洁,也开始积极试水。

就Carphone Warehouse公司而言,最近它委派Cello集团的子公司——Face举办一项与社会媒体有关的活动。而Twitter已经允许它(指Carphnoe公司)加速关注各种问题和客户提的意见。

现在,Carphone Warehouse公司也致力于利用社会媒体去发掘新客户。

与此同时,英国政府也利用互动媒体去推动各项措施。本周,英国中央新闻署建立了一个鼓励公众就政府部门数字化政策讨论的博客——Digigov。通过该博客,当局可以鼓励公众反馈意见,并实现信息共享。卫生部和儿童、学校与家庭部也已经任命Profero去开展一个利用社会媒体的活动,这将成为他们处理青少年怀孕和性健康问题的一个新途径。

市场营销活动目睹了在线电视剧、社会媒体、手机、显示网路广告的发展。

在零售业,John Lewis计划九月份成立一个名叫NearLondon的互动实体商店网站,它集购物、社交和娱乐为一体。它将利用3D手段展现伦敦的所有商家。通过它,顾客可以看到任何一家店的实际情况。尽管从顾客参与度来讲,社会媒体让市场营销从业人员受益颇丰,但如何成功将顾客体验转换成顾客消费仍是一个难题。NearLondon、NearGlobal的母公司正在于New West End公司合作,打算创建West End VIP方案来吸引顾客去光顾实体店。West End VIP方案通过会员制,当活跃用户在会员商店、旅店、酒吧和餐厅消费时,可以获得一定额度的优惠。如果这个方案正式实施,对于John Lewis等市场营销人员,它既可以从顾客参与中赢利,也可以从顾客实际消费中获利。

(译者注:Carphone Warehouse集团公司成立于1989年,已经发展成为比利时、法国、爱尔兰、荷兰、西班牙、瑞典和英国等欧洲国家处于领先地位的移动电话零售商。它拥有的880多家零售商店遍布14个欧洲国家。)

我要用笔为你记述

记得高中时候,我们宿舍有个哥们儿叫朱帅,一次聊到他爷爷,说他年轻时因为桃色事件从上海某机关的公务员一下子变成阶下囚,后来迁回原籍。老人家老年时写了一本自传,自是没有出版社出版,他便复印了几本,赠与子孙。朱帅开玩笑般讲完了这个事情,那时候我们一群青春期躁动的男生,自然体味不了其中的冷暖,跟着笑。

然后,我慢慢长大了。

看完了《目送》,紧接着又看了《孩子,你慢慢来》。龙应台的确很犀利,从一个手术刀般的历史评论者到一个女儿、一个母亲的转换是那么自如,那么不露痕迹。《目送》里的女儿,那么真实而又温情脉脉。

恍惚间,母亲也老了。那次打电话回去,母亲让我回去。一下子觉得她老了,一下子想起了顾贞观的那句“母老家贫子幼”。我和母亲的关系,经历了“她的绝对权威我的各种反抗”、“她的实力渐弱”“我们之间的近乎冷战”“她开始咨询我的意见”到现在的,她开始向我“示弱”。正如小时候她说的那样,我们之间的关系是“阶级斗争关系”。

昨天临下班了,看到江苏大范围强降雨我还在想要不要回去呢,可下班坐公车到了车站,看到长长的买票队伍,最后终于拿到了那张车票。

如果斗争非要分出胜负,我胜了么?

母亲开始把玩我的手机了,母亲看到我的iriver开始表现出无限的兴趣,她也习惯了跟远方的儿女视频聊天。她开始八卦我的感情,我打开人人给她看一堆女同学的照片,她眯着眼睛微微笑。

而这却毫不能减缓她衰老的速度。她开始有白发了,我说了句“老母,你有白头发了。”她“不屑地”说“老早就有了。” 她想独自提我的行李箱,可后来还是转成了“我们一起来搬吧。”

过去的一个周,一直没有睡过好觉。我知道我在为工作焦虑,毕竟远在无锡,很无力。可同时焦虑的是,即使我去了宝洁,又能怎样?

或许你的前半生我无法参与,你的后半生我奉陪到底。

Staypressed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