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不死,奋斗不止!

2009-12-28 12:15

昨晚思量着要写点东西反思一下最近的几个周,本来拟的开头是
“信仰照不到的地方,一片狼藉。”
正如某晚发给D的短信“背水一战的水没有了”。

昨晚和星星幽幽地在宿舍聊天,聊前途,聊积累,聊书。

上午早起,上课时周围人很惊异,的确,我是消失了很久了。
下课后,转战图书馆。早饭吃得少,饿得慌,看不下数理统计,于是翻了一本聂鲁达的文集,看到他在获得诺奖时发言稿引用兰波的一句:

只要我们怀着火热的耐心,到黎明时分,我们定能进入那壮丽的城池。

一下子振奋起来!

耐心不是死气沉沉的,耐心是火热的!只要我们怀着火热的耐心,到黎明时分,我们定能进入那壮丽的城池!看惯了汪曾祺的文字,看到聂鲁达这火热的宣言,满心沸腾。

说起聂鲁达,想起黄磊伴着《似水年华》的钢琴曲,幽幽地说:
北京的冬天,树叶会掉光
我在似水年华结尾的时候,写了一段话,我在剧中的旁白里讲到
说有个诗人叫聂鲁达,他说
当华美的叶片的落尽
生命的脉络才历历可见
这时候我们的爱情也会像北方冬天的枝干一样
清晰 敏感 坚强

聂鲁达说:爱情和义务,是我的两只翅膀。

想来,何时可以大声地讲:

爱情和理想,是我飞向太阳的两只翅膀!

最近2009-12-24 17:40

真的是忙了吧……一周没有喂我在人人养的鱼,于是我整个鱼缸里的鱼全都挂了。

忙什么呢?不得而知。

俱乐部举办的电子沙盘很唬,真的很唬,一下子让我明白了创业的艰难,对我周围创业成功的叔伯们一下子多了很多敬仰之情~

俱乐部举办的求职经验分享,尽力而为,真的尽力了。那么偏远的地方有八十的上座人数,给自己打个高分吧,尽管我期待能来100+的。不过,生活总是需要娱乐的~

昨晚蔡润华学姐又一次提起一个词,叫——隐忍。C曾经向我多次提及,隐忍。我喜欢这个词,契合厚度积累。

想起之前很多次想过的精英。不得不说,是很喜欢看到一群精英在一起。但是,精英终究是少数,这个社会一步一步向前靠的是芸芸大众。于是喜欢了耶鲁的教育理念,把学校建在与大众最有交集的地方,让本来身处校园的精英们接触最真实的底层,最真实的社会。

思绪真的有点混乱……
洗衣服吧……

Staypressed theme by Themocracy